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年左右美國市場的三大趨勢

福魯哈爾:我不打算告訴你市場會在何時崩盤,或者中期選舉會有何結果,而是談談經濟和商業領域哪些才是最該關注的問題。

一月份的專欄充斥着各種預測文章。然而,任何一個好記者(或者市場參與者)都知道,預測是有風險的。所以,在新年的第一篇專欄里,我不打算告訴你市場會在什麼時候崩盤,或者中期選舉會有什麼結果,而是談一談2018年經濟和商業領域有哪些最重要的問題值得關注。無論走勢如何,以下3個問題將左右市場動向。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薪資。薪資是否終於要實現普遍而強勁的增長了?過去10年,美國先是經歷了就業不增長的復甦,隨後則是薪資不增長的復甦。現在有充裕的工作崗位——美國的失業率僅為4%——而且過去12個月,薪資也開始增長。

但薪資增長幅度太小,來得太遲,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集中於薪資水平的兩端。較底層的從業人員(家庭護理業、招待性行業和零售業)以及高薪行業(如金融服務業)中頂層人員的薪資已經上漲,但我們大多數人的薪資沒有增長。

為何如此呢?人們可以給出大量有數據支撐的理由,但我堅持認為,薪資增長緩慢的一個關鍵原因在於心理。在美國,「嬰兒潮一代」和「千禧一代」是職場上最大的兩個群體。50多歲的人會擔心年齡大了受到歧視,擔心自己的工作被不了解的技術所替代,我想象不出他們會挺身而出要求加薪,即使在就業形勢好的時候。絕大多數50多歲的人只想保住目前的崗位干到退休。

與此同時,千禧一代的生活與工作方式與之前的幾代人大不相同。他們不僅看重高薪,還同樣看重自由與彈性。等到這些20多歲的年輕人將來開始買房生子,我們就能知道這種趨勢能否持續下去。但是,上周美聯儲(Fed)的備忘錄指出,即使在3%的經濟增長率和30年來最大規模減稅即將實施的利好背景下,很多僱主提供的是額外福利或者非常規工作安排,而非加薪。這似乎可以印證一種看法——就像對待當下經濟中的許多其它事物一樣——對勞務市場的傳統觀念需要重新審視。

另一個需要注意的問題自然是企業支出。金融危機以來產生的新增債務大部分來自因黨派政治而瀕臨癱瘓的公共部門,加上薪資增長幅度不大限制了更旺盛的消費者需求,因此拉動經濟增長的任務落到了企業的肩上。

共和黨認為,這便是減稅的意義所在——即鼓勵企業把海外現金儲備帶回美國,用於生產性資本支出。雖然我們看到AT&T、CVS和FedEx等部分企業在稅改法案通過後公布了一些關於獎金和增加招聘的計劃,但絕大多數企業很可能會把減稅節省下來的錢用於併購和收購、股票回購以及派發股息,就像他們去年所做的那樣(美聯儲會議紀要也暗示了這一點)。

他們有什麼理由不這樣做呢?稅收法案中又沒有列出交換條件來強迫他們怎樣做,而且企業薪酬有一半以上與股價掛鉤,而股價會被此類金融工程所推高。

向市場投入更多資金(市場規模已經是實體經濟規模的3.5倍,就像在2007年時一樣)可能會使「動物精神」繼續高漲幾個季度。但是這要與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去槓桿(2018年中期將真正感受到其影響)以及可能加息的效應放在一起考慮。這兩個因素可能開始刺破創紀錄的企業債務泡沫、淘汰較弱的參與者並引發市場調整。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