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稅改

特朗普稅改對中國真正的挑戰

沈建光:美國稅改短期內有積極效應,但未能解決導致美國競爭力下滑的實質性問題,長期而言,還將增加債務負擔;中國稅制的不合理之處同樣需要改進。

美國稅改作為特朗普上任總統以來最大的成就,將在今年1月付諸實施。針對這30年來美國最大規模的稅改,國內普遍認為,稅改對美國經濟存在利好,能夠刺激企業資金迴流美國,並增加勞動者的現金收入,利好消費,刺激股市和分紅,並對通脹有好處,對於美國經濟而言是靈丹妙藥。

然而,筆者近日與美國投資者交流後發現,上述觀點未免太樂觀了。相反,他們認為,特朗普稅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產階級並未得到多少實際好處,反而不少人群賦稅增加,這使得從長期來看,貧富差距並沒有改善;同時,美國經濟的癥結在於偏低的勞動生產率以及落後的基礎設施制約企業投資,稅改無益於二者的解決,反而從長期來看加重赤字以及拖累經濟增長,並非良方。更進一步,今年美國議會中期選舉,而一旦共和黨喪失兩院中一院的主導權,特朗普政策將面臨更大的變數,實為飲鴆止渴。

美國稅改葯不對症

去年底筆者訪問了美國波士頓,舊金山,紐約,費城等地,與美國同事以及海外基金經理交流較多,發現在這些美國中高產階層對特朗普稅改的看法是出奇的一致,即沒有太多樂觀的期待,反而是多加了一些抱怨,對稅改前景也充滿擔憂。之所以如此,在於筆者交流中普遍得到的以下幾種解釋:

第一,特朗普稅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最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產階級並未得到多少實際好處。例如,提高遺產稅起征點,將惠及美國最富有的排名前0.2%的家庭;商業房產等資產抵扣稅賦,也有利於擁有商業地產的富有經營者;而原本只有大學教育可以享受的稅收減免529計劃,改革後也適用於K-12私立學校教育,其受益者仍然是能去私立學校就學的富有家庭。相反,原有可以抵扣個人所得稅的州稅、地方稅則將改為不能抵扣,稅改案中針對新購置房產的貸款利息扣除額限額從目前的100萬降低至50萬,將地方財產稅抵扣額從目前無限制,改成最高只能抵扣1萬元。這使得筆者接觸到的大部分中高產階級而言負擔不降反升。

第二,稅改雖能短期刺激資金迴流,增加企業現金髮放,甚至能夠回購股票,提振股市,但未必能夠刺激美國企業投資加速以及提升企業競爭力。海外投資者提及,當前美國企業投資不足並非受制於企業利潤低迷。相反,2000年以來,美國企業盈利能力得到了長足的進展。影響企業投資熱情並非稅收,而是受制於如下兩個主要因素:一是勞動力方面,美國勞動生產率從2005年以後停滯不前,與此同時,勞動力成本居高不下,技術進步與服務業發展使得傳統勞動力技能並不匹配;二是美國配套基礎設施陳舊落後,不少道路、橋樑老化,亟待修繕,影響了企業的經營和運輸效率。從這個角度來說,減稅並非良方,甚至增加赤字的同時,教育與基建方面的開支難言增加,無益於增加企業投資,與提升企業競爭力。

第三,資金從長遠來看,有多大程度會迴流美國,也取決於多重外在因素,並非減稅單一因素決定。此次稅改,縱然是降低了海外資金迴流美國的成本,短期內對資金迴流美國有一定的提振作用。但從長期來看,生產成本的比較、配套設施是否完善、勞動力技術的匹配以及市場需求的支撐,才是決定資金流向的重要因素,而結合當前美國勞動力成本較高,基建設施落後以及海外日益增長的市場份額而言,海外投資者認為,減稅從長期來看引導資本迴流的情況仍然存在不確定性。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