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儒家經濟圈如何和而不同?

項兵:儒家圈GDP重回世界第一是一件標誌性事件;由於缺乏對趨利相和的戰略認同,儒家圈彼此間將合作共贏的「資產」變成了阻礙發展的「負債」。

【編者按】新年到來,回顧2017政經大事,展望2018宏觀形勢,中國經濟還將面臨什麼樣不確定性?金融風險何處?全球經濟對於中國影響幾何?FT中文網近期組織《2018年前瞻》專題,邀請意見領袖展開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jin.xu@ftchinese.com。

東亞文明是多極世界文明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儒家文化也是東亞文明的內核,即中國大陸、以及香港、澳門和台灣、日本、韓國、新加坡及越南等八個國家和地區,都對儒家文化有一致認同感。參考「盎格魯圈」(Anglo Sphere,盎格魯圈,即指受英國自由價值觀影響的、講英語的國家和地區,前身都是英國的殖民地,核心是英、美、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西蘭)的提法,筆者提出「儒家圈」(Confucian Sphere),其內部經濟關係與結構可稱之為「儒家經濟圈」(Confucian Economic Sphere,CES)。

按世界銀行數據,2016年儒家經濟圈(CES)名義GDP總量達到18.95兆美元,超過美國(18.57兆美元)成為世界第一。曾幾何時,儒家圈是世界的「中心」之一,中國則是儒家圈「中心」的「中心」——按照經濟史學家安格斯•麥迪森的數據,中國1820GDP佔世界總量的32.9%,遠高於西方國家總和。 是次,儒家經濟圈GDP重回世界第一,僅中國大陸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了30%,又成為了世界經濟發展的主宰力量之一。

着眼於全球化競合和中國再崛起,筆者認為發展與鞏固儒家圈的文化認同感,整合與分享儒家經濟圈內部資源,可能是一項具有重大意義的戰略行動。

儒家圈的文化認同

儒家圈具有顯著的文化同根性,其根植於中華文明及儒家思想,長期以中國的發展引領為文化認同的軸心。儒家圈在發展模式、社會結構、信仰和文明、文化和文字等許多方面也存在很大的差異性,與「盎格魯圈」大為不同,這或許也是受儒家思想中「和而不同」理念的影響,求同存異,各有精彩。

儒家圈在以下幾方面表現出的文化認同具有一定現實意義。

首先,重視教育,培養了人類有史以來數量最龐大的優秀勞動者。杜維明先生指出,儒家思想對教育的重視,可以視作一種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在儒家圈,始終有「言傳身教」的家教訓念,即使在21世紀仍被恪守傳承。東亞經濟奇蹟,離不開教育的普及和高素質勞動力。

其次,勤勉、務實、肯乾的傳統,促進了經濟的發展。儒家追求的是此世的價值實現而不是來世或者彼岸,表現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儒家圈的人在此世勤勉工作。社會學家韋伯說,「中國人的勤勉與工作能力一向被認為是無與倫比的。」 這一點與基督教新教徒的勤勉精神,可謂殊途同歸。

第三,重學習的傳統。無論是基督教、伊斯蘭教還是佛教,都有專業的佈道者,有明顯的自上而下的佈道和服從教義的傳統。儒家的學習理念則不同,「三人行必有我師」,「虛心使人進步」,這些觀念反映出儒家勤勉、開放、包容的學習觀。我們看到,儒家圈的企業家、職業經理人和員工,都有顯著的勤勉和學習的傳統。從技術到管理,從器物到思想,會抱着開放的學習態度,夠博採眾長,做到與時俱進。在日益複雜多元的全球化競爭中,儒家中庸包容的重學習的態度,或許更有助於以經濟為手段,以思想和文化為基礎,成為構建世界新秩序的積極力量。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