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螞蟻金服

FT社評:推動中國更加開放

西方的貿易官員必須把目光牢牢地放在推動中國更加開放這個目標上,而不是保護國內市場,使其免受中國的競爭。

10年前,多數全球公司的戰略演講都會把中國發展計劃放在首要位置。如今這個位置或許已被其他領域(比如大數據或人工智能)佔據。是什麼改變了?中國現在在世界舞台上更大、更富且更具影響力。管理時尚的變遷可能有一點關係。但最強大的驅動因素很可能是多年的艱辛體驗。在中國經濟趨於成熟的同時,保護主義仍然一直是其關鍵的組織原則之一。

全球公司依然保持在華業務,依靠中國的製造實力,並且聘用中國的畢業生。在一些領域(比如奢侈品、汽車、iPhone),他們在中國市場銷售大量產品。但北京方面採取的「中國優先」姿態,已經在很多行業起到了改變企業重點的效果。

這對於下列新聞是至關重要的背景: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反對已導致中國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收購美國匯款公司速匯金(MoneyGram)的12億美元交易泡湯。

很顯然,如果交易方換位,換成一家美國競購者和一家中國目標企業,中國將會阻止這筆交易。也許除了信息技術(在該領域,中國的「長城防火牆」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非關稅貿易壁壘)以外,中國沒有什麼行業比金融業更受保護。中國的銀行是國有的。外資銀行被允許在境內經營,但各種官方障礙意味着他們在中國從未打開局面,儘管企業作出了大筆投資,儘管官方承諾要提高開放度。只是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在2012年作出對中國不利的裁決後,中國支付市場才——在名義上——對Visa和MasterCard等全球支付處理商開放。自上述裁決出爐以來,中國監管機構在允許外資企業開展業務方面拖拖沓沓。

速匯金交易會否給美國帶來真正的安全風險(CFIUS依法可以作出裁決的唯一依據)是值得商榷的。但這其中的政治態勢是清楚的。除了那些接到了中國追求者溢價收購要約的具體公司以外,美國社會沒有一個群體願意為中國在美投資站出來說話。美國商會等商業團體沒有抱怨聯邦政府霸道,而是表達了他們自己對中國貿易政策的擔憂。

華盛頓的反中國情緒不僅限於公然和不加區分實行保護主義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CFIUS的官員是由總統任命的)。這種情緒是兩黨共有的,而且在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主政時期就已經形成。奧巴馬政府曾經阻止中資收購德國半導體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

這筆交易泡湯之前,美國、歐洲和其他國家還出台了限制中資進入世界市場的其他措施。但這件事肯定會刺痛。螞蟻金服的核心業務——移動支付——代表着中國消費者科技的前沿。螞蟻母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的董事長馬雲(Jack Ma)是中國科技行業的全球面孔,他曾付出特別努力巴結特朗普總統,許諾在美國創造就業。

美國乃至世界也許只是在對中國的保護主義做出針鋒相對的回應。然而,如果故事就此結束,那將是一場悲劇。沒錯,世界要求互惠互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貿易官員必須把目光牢牢地放在推動中國更加開放這個目標上,而不是保護國內市場,使其免受中國的競爭。中國只有改變其行為方式,才能成為真正的全球經濟領導者。如果這種改變來臨,世界必須準備好歡迎。

譯者/和風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