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全球資本市場從低波動走向高波動

夏春:全球資本市場將從2017年低波動環境進入到2018年高波動環境,在此背景下,投資者應採取怎樣的策略?

如果只用一個關鍵詞來回顧2017年全球資本市場的表現,我會選擇「低波動」三個字,大家可以更加通俗地理解為「低風險」。

2017年資本市場最特殊的表現就是:全球的股票、債券、商品和外匯市場的波動率從2016年大幅度下降,其中美國,歐洲,日本,新興市場股票市場的波動率,無論從實際波動率,或者用恐慌指數來衡量的預期未來波動率,以及年內大盤指數回撤的幅度,都創下了30多年以來的歷史新低(美國股市這幾個指標更是創下了1926年有詳細日度數據以來的新低)。相應地,這些市場的股票指數不斷創下新高。例如,美國道瓊斯指數創出了超過70次歷史收盤新高,累計漲幅超25%;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和香港的恒生指數的漲幅分別超過了40%和30%。要知道過去30多年全球股票市場也經歷了幾輪牛市,在牛市中波動率通常比較低,但低到2017年這個程度是超出大多數人的預期的。很可惜,大部分中國投資人錯過了今年全球股票大牛市。

在年初,很多人就深信2017年會是一個金融危機爆發年,因為他們被誤導,相信什麼「金融危機十年輪迴說」,或者更具體的以7結尾的年份會爆發金融危機的謬論。事實上, 1987年,1997年和2007年的三次金融危機,發生的背景和導火索完全沒有共同性,並不能告訴投資人2017年會發生什麼。我在2017年9月在喜馬拉雅FM開始《投資必修課》,就是想幫助大家正確地掌握投資基礎知識,而不被荒謬的觀點所誤導。值得一提的是,這麼課程的核心內容和2017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行為經濟和金融學是一脈相承的。

2017年全球資本市場波動率和風險創新低背後,有四個核心的原因:

首先,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在金融危機後採取了應對措施,經歷了漫長的8年多時間,同步進入到經濟復甦階段。這導致了各類影響資本市場表現的核心經濟數據,比如進出口增長率,企業盈利率等等基本面經濟數據都大大好於市場預期。

其次,各國的貨幣政策和利率環境依然比較寬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稅改方案利好資本市場,在共和黨控制國會兩院的背景下通過的可能性很大,無論是企業和個人減稅,還是海外收入迴流的稅收優惠,都讓投資人充滿樂觀,積極入市。

再次,2017年全球政治沒有出現「黑天鵝事件」。無論媒體怎麼炒作,有經驗的投資人正確預期到歐洲幾場大選,主張脫歐派不可能勝出。亞洲的朝核危機,也不會真正走向戰爭,這一點懂得觀察日本和韓國股市表現的投資人都會有共識;那些在微信圈流傳甚廣,認為特朗普被彈劾將引發2017年金融危機的預測文章,在真正了解美國政壇的投資人看來,是荒謬無稽的。

最後,美國金融危機後,股票市場連續7-8年的大牛市使得大部分主動管理型基金跑輸大盤指數,被動管理型基金從2016年開始獲得了投資人前所未有的青睞,資金大量流入,他們被動跟蹤指數的策略,使得股票指數在2017年水漲船高。

如果只用一個關鍵詞來展望2018年全球資本市場的表現,我會選擇「高波動」三個字。有四個主要的原因,讓我相信2018年的資本市場將呈現較高的波動率:

一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行為經濟學創始人之一的丹尼爾•卡尼曼教授在他在著作《思考:快與慢》里提到,「均值回歸」是人類社會可以被總結出來的少有的規律之一。有經驗的投資人對於盈利和估值出現「均值回歸」的現象比較熟悉,其實,波動率也有很明顯的「均值回歸」現象。2017年股票市場波動率創下歷史新低,債券,商品和外匯市場波動率不斷走低的情形,在2018年難以持續,波動率上升不是意外而是常態,繼續走低才是意外;事實上,2016年恰恰是個資本市場高波動年,2017年的低波動也只是2016年高波動的均值回歸。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