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FT社評:2018年歐洲一體化的前景

歐洲大體上控制住了民粹主義給選舉帶來的威脅,東西歐在民主、法治及移民問題上的尖銳分歧將成為一體化最大的障礙。

歐洲在12個月前迎來的2017年主題,顯然是那些自上世紀40年代末以來在整個西歐繁榮發展的溫和民主國家所面臨的「反建制」選舉威脅。結果,在大多數國家,這些由右翼極端分子和民粹主義者帶來的威脅或是被控制住,或是被擊敗(但絕非被徹底擊潰)。

歐洲既有政治秩序所遭遇的最嚴峻挑戰,最終卻是那些最讓人意想不到的。從好的一面來看,這些挑戰包括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改革主義異軍突起,不但橫掃法國腐朽的黨政制度,還把馬克龍送入愛麗舍宮。從不好的一面來看,這些挑戰還有加泰羅尼亞的分裂主義運動,他們搞了一次試圖從西班牙分離出去的魯莽嘗試,在臨近年末的時候在地方選舉中獲得了勝利。

到了2018年1月,新一年的主題就沒那麼明顯了。不少人認為歐洲在2017年委實度過了一個難關,其中一些人希望,2018年歐盟(EU)能在持續60年的一體化事業上採取果斷舉措向前邁進。他們認為,考慮到地緣政治前景,這類舉措不但是明智的,甚至也是必要的。

根據這種世界觀,中國正在崛起。俄羅斯本性好鬥。北非和中東動蕩不安。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開始實施他標誌性的反覆無常的外交政策之前,美歐關係的未來就已經變得很不可預測了。歐盟要變得更強、成為可以抗衡世界各大國的力量,融合勢在必行。

這些雄心首先與馬克龍息息相關,他談到歐洲需要「宏大敘事」和「一種政治英雄主義」。他的言論很容易被嘲笑為自命不凡的夸夸其談,但在這個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退歐的時代,這些話值得英語世界的人們深思熟慮。11月達成的一項國防安全倡議——「永久結構性合作」(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簡稱Pesco)就是歐盟新近認真對待自己目標的最佳寫照。有25個歐盟成員國簽署了這項協議。

同樣,人們有理由期待2018年在經濟和金融方面取得進展。19個歐元區國家正在討論建成歐盟銀行業聯盟,並將旨在應對危機的歐洲穩定機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重塑為歐洲貨幣基金(European Monetary Fund)。德國、法國及其它國家是否會在細節上達成一致還未可知,但這兩個目標都是可取的、也是可以實現的。另外,歐盟應確保自身不會忽視其自許的創建一個資本市場聯盟的使命。

當政策制定者們着眼於建設更高效、更團結的歐盟時,他們需要抱持一定的現實主義態度。2018年沒有一場選舉會像去年法國和德國的選舉那樣意義重大,但在意大利、匈牙利和瑞典於今年3月至9月間將舉行的選舉中,我們將有可能目睹保守民族主義者、反移民民粹主義者及其他非傳統勢力的強勁表現。在整個歐洲,這些勢力準備在2019年的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選舉中給歐盟的工作造成巨大阻礙。

歐盟一體化道路還存在着其他障礙。北歐和南歐對歐盟一體化持不同看法。更令人擔心的是西歐國家和部分東歐國家在民主、法治及移民問題上存在着尖銳的分歧。英國已走在離開歐盟的路上,這些分歧將成為歐盟剩餘27個成員國建立更緊密聯盟最難以逾越的障礙。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