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前瞻

2018:分化加劇的中國宏觀經濟

張明:如果增長效率仍在下降,那麼經濟企穩的背後,無非是投入了更大規模的資源;唯一真正提振增長效率的指標,只有重大的結構性改革。

近期市場上比較有趣的一個現象是,儘管學者與分析師們針對中國宏觀經濟樂觀與悲觀的看法迥然相異,但雙方對2018年中國宏觀經濟指標的看法卻驚人地相似。例如,2018年GDP增速約在6.5%左右,CPI增速約在2.0-2.5%左右,失業率保持穩定,貨幣政策依舊中性,人民幣匯率大致企穩(不會破7)等。

事實上,從2016年起,中國宏觀經濟就似乎進入了一個平台期,各種宏觀經濟指標的波動率均顯著下降。然而,在宏觀經濟總量指標大致穩定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卻呈現出分化加劇的態勢。目前幾乎在每一個領域,我們都可以看到樂觀的一面與悲觀的一面。這恰恰就是為何學者與分析師們的意見大相徑庭的原因。

首先看消費。圍繞消費,目前至少有兩種看法的分歧。第一種分歧在於,大家都看到了近年來消費佔GDP的比重(或對GDP的貢獻)超過了投資。樂觀的人認為,這是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表現,說明中國經濟的增長動力結構在發生改善。而悲觀的人認為,消費本身增速是穩定的,其之所以對GDP的貢獻上升,原因其實不過是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過快下降。而這種經濟結構的被動改善未必是好事。

第二種分歧在於,樂觀者認為,當前中國消費結構正在快速上升,中高端消費增長強勁,而茅台酒的熱銷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而悲觀者認為,考慮到當前中國總體消費增速是穩定的(甚至略有回落),那麼中高端消費增長強勁的另一面,無非是低端消費增長乏力。

事實上,消費總體增速平穩而中高端消費增速強勁的背後,其實是中國居民內部收入分配差距的加速惡化。最近兩三年以來,中國居民平均收入增速大致穩定,且持續高於GDP增速,而中國居民中位數收入增速卻出現了較為明顯的下滑,且持續低於GDP增速。中位數收入增速持續低於平均收入增速,這說明居民內部收入分配結構的惡化。而近年內收入分配失衡的拉大,與本輪房地產價格的飆升密不可分。

其次看工業。樂觀者看到了上中游大型國有企業銷售收入與利潤率的顯著改善,而悲觀者卻看到了中下游中小型民營企業的步履蹣跚。事實上,這一點也可以從近年來工業品價格(PPI)增速顯著高於消費品價格(CPI)增速中折射出來。

事實上,造成本輪大中型國有企業收入與利潤改善的最重要原因,不是來自銷售量的上升,而是來自銷售價格的上升。而銷售價格的上升,則又與上中遊行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壓縮產量與產能)以及環保督查(事實上壓縮了產量)密不可分。然而,由於最終消費並不算強勁,且行業競爭相對更加激烈,導致下游的企業很難把成本的上升傳遞給最終消費者。這就造成上中游企業(以大中型國企為主)與下游企業(以中小型民企為主)的表現迥異。

筆者的調研發現,其實即使在民營企業內部,也同樣存在苦樂不均的現象。大型民企的表現要明顯好於中小型民企。換言之,無論所有制的差別如何,當前中國企業存在着明顯的大型企業佔優、中小型企業經營狀況不容樂觀的現象。這大致可以找到三種解釋:第一,中國經濟已經到了需要提升行業集中度的發展階段(比較有意思的是中國政府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第二,各地政府對大型企業通常比較照顧;第三,金融強監管的結構,造成銀行體系融資的收縮,而中小企業通常是銀行融資收縮的直接受害者。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