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別為中國輸出「壞」通脹而高興

喬伊列娃:中國出口價格的不斷上漲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為發達經濟體帶來其無法實現的通脹動力,但沒有理由為此感到高興。

近十年的前所未有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並未能帶來富裕國家中央銀行本應實現的適度通脹。但它們可能即將從一個不太可能的地方獲得幫助——中國。

中國出口價格的不斷上漲,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功為發達經濟體帶來通脹動力——之前發達經濟體一直未能獲得通脹動力,即使它們大規模印鈔,全球有價值10兆美元的債券為負利率,並且勞動力市場日益緊張。

但沒有理由為此感到欣喜,因為中國即將輸出「壞」通脹。中國的價格是被日益上漲的成本和泛濫的流動性推動的——而這些是北京方面多年來過度貨幣刺激、拒絕讓資本自由流動、自上而下的環境整治和重工業去產能行動造成的。

表面上看,中國沒有太多通脹可以輸出。11月份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1.7%。但官方CPI存在缺陷,尤其是國家統計局每隔五年才更新一次CPI籃子構成,而發達經濟體通常每年都更新。

從其他指標來看通脹壓力要大很多。據國家統計局數據,衡量整體經濟物價的GDP平減指數第三季度為4.5%。Enodo計算的該數據為6.4%。

11月份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上漲5.8%。從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明細來看,生產資料價格同比上漲7.5%,但生活資料價格同比上漲僅0.6%。

這是由於政府的去產能行動,以及將環境整治視為新的工作重點,導致煤炭和金屬價格上漲的緣故。

在中國受到監管的能源市場上,公用事業公司尚未轉嫁上漲的成本。但隨着其損失規模可能讓北京加速實施到2020年放開能源價格的計劃,它們最終肯定會轉嫁成本。屆時,下游生產商將別無選擇,只能對最終消費者提升價格,繼而會波及全球其他地方。這是因為隨着中國的低成本外來務工人員資源枯竭,大部分行業的利潤空間已被快速上漲的工資所擠壓。

中國的通脹情況不僅歸因於這些推高成本的因素。自從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大量資金注入中國經濟之中,這也推動了通脹。廣義貨幣與GDP的比值,從2008年的174%飆升至2016年底的244%。

通過自2016年底開始嚴格執行的資本管控,北京方面再一次迫使中國家庭——以及越來越多的企業——把錢留在國內。近來貨幣流通速度(指貨幣在經濟中的周轉速度)提升,可能預示着未來幾個季度通脹加速。

這並不是說通脹可能達到兩位數。除非北京方面在2018年又進行一輪大規模刺激,否則CPI應該會穩定在3%-5%的區間內。但即便通脹處於這樣的水平,中國領導人也不會滿意。對中共而言,可能難以控制的高通脹是一種詛咒。

沒錯,許多投資者已準備好迎接一場中國債務危機,它將導致中國向世界其他地區輸出通縮。這種情況最終可能會發生。但未來幾個季度,中國的通脹水平更可能成為金融市場未能考慮的意外。

當然,要發生債務危機,除非北京方面真的堅定執行去槓桿行動,摧毀大量過剩資金或允許違約潮,造成市場恐慌,使持有現金的需求驟減。

根據我們的計算,在富裕國家非核心通脹趨勢變化中,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出口價格上升貢獻了五分之一。非核心通脹趨勢本身解釋了全球平均通脹率的約三分之二。所以中國出口價格上升對全球通脹的總體影響是13%左右。

這一影響不容忽視。中國通脹的溫和變動就可能給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帶來逐步放棄目前超寬鬆貨幣政策所需要的動力。

本文作者為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