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自由主義

當今時代的意識形態之戰

桑德布:2018年全球自由主義陣營與反自由主義陣營將正面對抗,前者若想獲勝必須證明現有秩序可為所有人服務。

如果2016年是那些反對過去70年逐步建立起來的以規則為基礎的自由世界秩序的人在國家層面上(英國和美國)取得了驚人勝利的一年,那麼2017年就是自由開放秩序的支持者奮起反擊的一年。

2018年,雙方將正面對抗。隨着各國政府利用國家權力各自為營,各國國內蓄勢已久的緊張局面演變成了國與國之間的衝突。

在幾乎所有富裕國家發生的深層結構性經濟變化,使得既得利益階層日益脫離了被這種轉變遺忘的同胞。

在英國退歐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成功當選美國總統的過程中,是自稱維護被遺忘群體權益的那些人以打破國際自由秩序的承諾控制了國家議程。作為應對,其他國家的中間派領導人——最突出的是法國的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不得不把自己定義為自由秩序的捍衛者。

歐盟各機構和歐洲很多政府、再加上加拿大和日本,如今組成了公開的自由國際主義陣營,努力捍衛以協作規則為基礎的互利性經濟開放多邊治理體系。

與此同時,反自由主義陣營無可爭議的領袖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國。讀一讀他從就職演講到最新國家安全戰略的各項聲明,就能明白他的目標。這是一個零和世界,他們篤信在經濟上沒有輸家就不可能有贏家,每個國家各自為戰。兩個陣營都希望以自己的設想塑造或重塑這個世界。

這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所有國家都不得不選擇支持哪種意識形態的情況。上世紀30年代曾出現同樣的局面,冷戰時期又再一次出現。當時,各個國家也是根據意識形態的分歧(部分是因為之前已經撕裂國內政治的經濟和社會衝突而產生)站隊。結果是鬥爭轉移到國際舞台上,以直接戰爭或代理人戰爭等各種形式開戰。

在國家內部,衝突在某種程度上被壓制,各國政府努力確保他們在國際上選擇的一方在國內不受動搖。對於自由主義國家而言,這意味着不同程度地壓制對法西斯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同情。在右翼和左翼的獨裁製國家,這意味着消除異見。

眼下沒有跡象表明目前的全球重新站隊將引發兩個陣營的戰爭;我們或許也仍然能夠對避免各國內部政治暴力抱有希望。但是在其他三個領域,戰鬥已打響。

國際機構是其中一個戰場,特別是那些負責全球經濟治理的機構。特朗普政府似乎下定決心要削弱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影響力,通過阻撓為WTO上訴機構任命法官來破壞WTO的仲裁功能。相反,歐盟和日本則試圖通過在WTO框架下提供統一戰線,對抗其認為的中國濫用貿易政策的行為,以此展示該組織對美國利益的價值。

另一個戰場是結盟。孤立主義獲勝的衝擊加速了深化現有全球經濟秩序的工作。歐盟已經與日本和加拿大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並加強了與墨西哥、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磋商。除了與歐盟聯手外,日本和加拿大還在美國放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後,與其餘11個成員國一起推進該協定。

至於特朗普,他似乎更急於與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領導的俄羅斯建立橋樑,並與從菲律賓到沙特阿拉伯的獨裁者交朋友,而非鞏固與盟友的關係或保持北約(Nato)的政治團結。在歐洲,匈牙利和波蘭——奧地利目前還說不準——正在向特朗普陣營傾斜。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