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美競爭中的中國劣勢(中)

張立偉:中國的優勢建立在一個障礙性體系與破壞性結構之上,局部優勢隨時會因為系統堵塞與結構坍塌而被削弱、瓦解。

本文是作者《中美競爭中的中國劣勢(上)》的續篇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已經擁有一些全球競爭優勢,比如形成了世界上中產階級人口規模最大的市場,具有全產業體系與產業集群、產業鏈的優勢,在人工智能、大數據、新能源、金融科技等新興產業領域,中國與美國的差距正在縮小。這些優勢迫使美國加強了與中國進行競爭。

但是,中國也存在系統性的金融風險,經濟體制與市場機制嚴重抑制高質量與可持續發展。中國的優勢建立在一個障礙性體系與破壞性結構之上,局部優勢隨時會因為系統堵塞與結構坍塌而被削弱、瓦解。因此,這些優勢可以為自己打氣,但不要過於認真。

中國若要推動經濟以更高效率、更高質量發展,必須讓整個市場基於明確的法律、程序之上運行,實現要素資源的自由流動,保護私有財產,促進公平競爭。現在,中國經濟正在從「發展型」向「調整型」轉變,中國政府在經濟活動中扮演的角色則從「扶持型」向「管理型」轉變。「扶持型」注重的是政策效果,比如說達到增速目標;「管理型」關注的是市場效率,政府為市場守夜。

長期以來,中國是一個政府扶持的發展型經濟體,強調經濟增長目標,而不是制定經濟活動的具體法規和程序,後者只是「改革事業」的一小部分,「改革」往往被異化成讓政府可持續操控經濟完成政治目標的行為。當然,在經濟活動中起主導作用的還是宏觀調控。為了實現一個既定的增速目標(如8%),低了就刺激總需求,高了就加以抑制,頻繁修改政策。

這種過度追求短期目標的做法大大延緩了構建法律和市場監管制度的進程,甚至頻繁調控有時對已有制度和法律進行了破壞,市場稱之為「開倒車」,市場主體與市場行為被迫跟從「政策調控」而廣泛短期化。長期的宏觀調控文化導致債務不斷積累,抬高經濟宏觀槓桿率;製造大量低端過剩產能;經濟結構日益惡化;經濟成本不斷提高,生產效率越來越低,投資收益率逐漸下行;資產泡沫與金融風險與日俱增;財富分配呈現馬太效應等等。

這種效果導向且不注重規則的經濟運行方式,讓經濟管理部門天然缺乏應對重大突變的能力,各自為政的文化在面臨系統性問題時職責劃分不清,需要最高層級的官員發出指令與協調,損失了巨大的應變效率。而市場體制的優勢在於處理危機事件的應變效能,因為規則、程序以及行政職責的清晰,有助於促進對非正常事件或者突發事件的處理。在過去幾年,中國政府處理股市波動與抑制地產泡沫時已經暴露出這個弊端,而美國則能夠成功應對「次貸」危機這種百年一遇的挑戰。

中國領導人很清楚轉型的正確方向,在過去幾年先後提出不以GDP論英雄、新常態、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新發展理念等等,努力扭轉落後的體制與理念,並在「十九大」報告中形成為全黨的綱領。但是,要改造這個龐大體系,不僅要做思想工作,還要做組織準備,耗時太久。當前新發展理念的落實面臨巨大挑戰,因為存在一個糟糕的體制,以及正在被觸動利益的官僚體系。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