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誰在推動最貴中國藝術品誕生?

方翔:對於億元藝術品,藝術價值本身已不再重要,成交價實際上取決於市場上流動的貨幣值。

9.315億元,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成為了全球最貴中國藝術品,雖然至今還沒有哪家機構或者藏家個人宣稱競拍了這件藝術品,但毫無疑問的是,終於有一件中國書畫作品的成交價突破了1億美元,雖然這個價格在西方繪畫市場上可以看到。

今年的北京秋拍,億元似乎已經成為了「司空見慣」,對於媒體來說,幾千萬元的成交都沒有了新聞報導的價值。然而,當重新審視這些天價拍品的時候,卻可以發現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這就是藝術品市場的估值體系正在發生轉變,而這種轉變的背後,究竟是會讓藝術品市場走向新的高度,還是會重蹈日本當年的覆轍?

或許有人會覺得現在再提重蹈日本藝術品拍賣的覆轍,是不是有點杞人憂天呢?事實上,縱觀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發展,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就是有個逆經濟周期的延遲效應。當年SARS的時候,中國經濟的發展並不是非常快,但中國藝術品市場卻在那個時候第一次騰飛。今天,當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速已經放緩的時候,藝術品市場卻連創億元天價,甚至以最貴中國藝術品的姿態展現在市場面前。

對於一件藝術品,特別是已經被預測到成交將突破億元的藝術品來說,藝術價值本身已經沒有多少意義,成交價的多少實際上是與市場上流動的財富,也就是說有多少人或者機構願意出這個錢來買這件藝術品有關。

如果說前兩年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是龍美術館一枝獨秀的話,那麼這兩年包括王中軍、許建康在內的眾多民營企業家紛紛介入這個領域,並成立了一個個館藏豐富的民營美術館。甚至業內戲稱這些美術館成為了各大拍賣行拍賣圖錄封面的最佳展示場所。

而從一些拍賣的過程來說,天價藝術品背後的爭奪也是主要圍繞着這些機構展開的。比如陳逸飛的《玉堂春暖》,以1.495億元的成交價打破了寫實油畫作品紀錄。該作完成於1993年,並於同年在香港拍場成交。此作高169.5厘米,寬243.5厘米,是當年陳逸飛拍賣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以近200萬港幣的價格取得當時中國藝術家油畫拍價的最高紀錄。據業內人士透露,出售這件藝術品的是滬上知名收藏家周大為,當年其是花了1000多萬元競拍到這件藝術品的。此次拍賣中,不少藏家對於這件藝術品都志在必得,但正如收藏家唐炬所表示的,自己連舉牌的機會都沒有。據業內透露,最激烈的競拍是在龍美術館、泰康以及恆大三家之間展開的。最終,劉益謙成功競得這件作品。

今天中國的藝術品市場更像是一個對於流動性測試的場所,資本市場上的流動性怎麼樣,實際上通過拍賣就完全可以了解一二。不僅是在中國,在全球的藝術品市場上,基本上也都是有這樣的特徵。就拿4.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9.6億元)成交價的達•芬奇 《救世主》來說,如果不是主要經濟體還依然維持着寬鬆的貨幣政策,很難想象能夠創出這樣的天價。

相比過去一個個獨立的經濟體,今天經濟一體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特別是當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後,美元脫鉤黃金、並成為實際上的「錨」,過去期望用黃金進行保值的方式已經過時。就拿大家熟悉的張伯駒變賣了北京弓弦胡同的一所大宅子(李蓮英舊居),外加夫人的首飾,才湊足240兩黃金,購買了《游春圖》。今天,無論是李蓮英舊居,還是《游春圖》的價格都已經是超過了數億,甚至可能達到十多億,而這240兩黃金放到今天,可能連一間北京市中心的房子都買不到。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