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從「三十六計」,看中美博弈

金奇:最近被特朗普視為「戰略對手」的中國,其博弈之策,似乎一直更像以柔克剛的太極拳,而非硬碰硬的拳擊。

美國把中國列為「戰略對手」(strategic competitor)的決定證實了不再被隱藏的事情: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正處於激烈的競爭當中。現在的問題是,這場競爭可能對這兩個對手和世界其他國家造成多大的破壞?

有些人認為,這場競爭不可避免地將印證最早由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提出的「陷阱」的致命預言——修昔底德描述了雅典的崛起是如何讓斯巴達深陷恐懼當中從而使戰爭不可避免地發生的。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表示,在過去500年里,有16個關於新崛起的強國威脅取代當時占統領地位的老牌強國的案例,其中12例以戰爭告終。

但對中國實力增長的更深層次的觀察顯示,中國更傾向於採取迂迴的、而非對抗性的策略。一些策略似乎暗合「三十六計」。中國的「三十六計」描述了一系列政治、外交和軍事策略,差不多出現於公元前5世紀修昔底德記錄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同一時期。

其中一些計策強調有必要避免直接挑戰比自己強大的競爭對手,同時尋求通過一套「並戰計」來削弱競爭對手,其中最著名的一計是「偷梁換柱」。這種策略描述了通過改變對手習慣遵守的規則來破壞他們的架構。目的是為了取得勝利,同時避免看似不可避免的戰爭。

今天同樣如此。中國往往表現得熱衷於與美國並肩前行,而不是與它斗並打造新的權力體系來取代支撐西方主導的全球秩序的權力體系。

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今年11月在一場演講中表示:「當前,我會把世界暫時達成的妥協局面形容為並行遊戲。西方做它自己的事情,中國做它自己的事情。有的國家從中國那裡得到一大筆錢,它們按照中國的方式做事。有的國家從我們這裡得到一大筆錢,他們按照我們的方式做事。」

他擔心的不是戰爭,而是在「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下支撐全球治理架構的「梁」還能持續多久。儘管「人人都對他人禮貌相待」,各方仍然可以共同前進,但他表示,挑戰依然存在:美國和西方以及中國都將參與的全球治理體系是什麼樣子的?

與此同時,不斷有證據顯示中國推行平行策略。中國「一帶一路」(BRI)倡議旨在促進中國與約70個亞歐國家的貿易,它讓北京處於新型多邊主義的主導地位。由一個共產黨的「領導小組」運營的「一帶一路」與美國的遊戲規則背道而馳,因為中國不謀求與成員國談判自由貿易條約,而是承諾由中國出資建設一系列基礎設施項目。

「一帶一路」在結構上與世界貿易組織(WTO)部分平行。中國在世貿組織內沒有被視為「市場經濟」國家(儘管中國對此表示強烈反對),這讓北京在應對針對它的貿易傾銷案件時處於劣勢。

關於中國在世貿組織內部的地位,北京方面將感受到更深的敵意,因為美國、歐盟和日本本月決定組建聯盟,共同指控中國對其產業提供不公平補貼、迫使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以及其他不公平做法。

智庫「歐洲對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顧德明(François Godement)和阿比蓋爾•瓦塞爾耶(Abigaël Vasselier)指出:「如果說1978年以來的敘事是中國慢慢融入國際秩序並遵守規則,那麼現在的敘事正轉向系統性的衝突。」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