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中國單親媽媽大不易

蘇婭:中國單親媽媽不僅在離婚時很難因經濟弱勢獲得補償,還會因「單親」狀態受到不公正對待。

中國民政部官網顯示,2016年中國的離婚率上升8.3%,離婚結婚比達到36.3%,其中北京更是高達58.7%。大城市的生活壓力,多樣的選擇讓越來越多的中國女性主動或者被動選擇成為了單親媽媽。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講述的就是因為第三者插足而失婚的單親媽媽「逆襲」的故事。耐人尋味的是,劇中3個各具特色的單親媽媽的「逆襲」,凌玲靠着勤奮工作,「小三上位」,找到了另一半住進了大房子;羅子君從無憂無慮的全職主婦到失婚的單親媽媽,最終依靠「男神」幫助而成為職場精英;小董則為了加薪升職而陷害同事,當她的陰謀被發現時,她解釋說「我也是個單親媽媽,我的女兒已經9歲了,我的生活也很不容易。」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三名單親媽媽的「逆襲」成功基本都是靠男人拯救,而無法成功的則要走歪門邪道。在中國,這種案例雖然很極端,但是考慮到一般中國離婚判定對於孩子的撫養補貼較少,社會資源對於單親媽媽的支持不夠,很多時候在沒有「男神」的加持下,單身母親逆襲的確難上加難。

與歐美國家不同,中國夫妻離婚,丈夫(通常是經濟上強勢的一方)不需要給妻子以贍養費或者補償,假設由妻子照顧孩子,那麼丈夫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撫養費。中國最高法院對於撫養費的司法解釋為撫養費數額的確定一般參照三個標準: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支付能力以及當地的生活水平。然而在具體操作時,大多數的撫養費制定標準是按照當地的平均生活水平制定的,基本在600-1000左右,相對日益增長的兒童教育消費支出,僅僅是杯水車薪。

北京明航律師事務所創始人戚連峰解釋,在歐美有些國家對於妻子(經濟較為弱勢的一方)和孩子會有補償,但是在中國則完全沒有。儘管在一方生活困難的情況下,另一方可以提供暫時性幫助,但僅僅是暫時性的。例如如果沒有事先達成協議,電視劇中的子君作為完全沒有工作的家庭主婦,其丈夫陳俊生可以將其房子給子君暫住一段時間,但是並沒有義務將房子全部給予子君(當然,房子如果是婚後購買可以作為夫妻共同財產而進行分割)。「此外,在中國,對於婚姻過錯方的認定也十分謹慎,例如對於出軌的認定實際上是很難的。」戚律師說,「所以,對於過錯方來說,整體離婚成本非常低。就孩子的撫養費標準來說,儘管有規定說按照對方實際收入進行支付,但是由於在目前中國的環境下隱藏收入較為容易,認定收入困難,執行困難等各種因素的存在,大多數的案例仍然是按照當地平均生活水平結算,因此整體上非常低。對於撫養方來說,財務壓力就會非常大。」根據美國的社會調查數據,單親媽媽的平均家庭收入往往只相當於完整家庭收入的31%,相當於單獨由父親撫養的家庭收入的63%。

除了財務壓力以外,中國對於單親媽媽的社會資源支持力度也非常低。據《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4》,截至2014年底,中國有2396萬戶單親家庭,成因以離異為主,70%為單親母親家庭。單親家庭的母親不僅要面臨工作的挑戰,還要面對來自社會的各方面壓力,他們接受着來自周圍的同情的眼光,或者是如劇中羅子君媽媽般語重心長的規勸,「再找個好男人嫁了」,似乎沒有男人的生活就是不完整的;從政府到社會組織,對於單身媽媽的心理健康,社會價值的重建也缺乏相應的支持。對於單親媽媽來說,自身的提升也在沉重的財務壓力下成為了遙遠的夢想。因此無怪乎,劇中要把羅子君的逆襲設置成為通過「男神」來完成。而對於單親家庭的子女來說,「單親家庭」的出身也會讓他們在社交,戀愛甚至是就業中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視,單親家庭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心理問題」的代名詞,很多人甚至在擇偶條件中明確表明不選擇來自單親家庭的配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