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新時代」思想是一個轉折點

珍妮-瑪麗•蓋思徹: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新時代思想在西方反響不大。但熟諳本國歷史和典籍的中國人懂得其中的玄機。

中國在今年10月舉行的十九大上提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並沒有在西方引起很大的反響。但中國的報紙頭條可不在乎報紙銷量,中國領導人的講話也是寫給熟諳本國歷史的人看的。

習近平所提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麼是在實現中國古代聖賢孔子所倡導的「大學」(Great Learning),要麼是帶來了一種可能導致共產黨、乃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亡的風險。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習近平的「新時代」思想都可能改變我們當今的世界。

《大學》原是一篇闡述遠大構想的短文,在約公元前450年撰成,講述了要讓國家恢復到古代和平安寧的黃金盛世,統治者需要遵循的一套法則。

朝着這個目標邁進的第一步是真誠地積累知識,也稱作「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

因為對於國家的安定至關重要,格物致知和修身都是通過嚴格的法規和普遍深入人心的道德規範來管理。「大學」的目的是為了維護一個小康國家的安寧,為了服務於統治者制定的更大目標而強調學習和自我約束——這種模式是創造富強國家的範本。

沒有文字提到末日風險,但中國悠久的王朝興衰歷史歸因於一個強有力的自上而下的秩序觀念,這種觀念過度關注於實現「大學」,而忽略了民間的風險信號,因而給自己埋下了不可避免走向滅亡的種子。

早在中國歷史起源之初,統治者就意識到了末日風險。早期統治者找到的解決方法分為兩種:有一些統治者堅持認為,統治者通過修其身來貫徹「大學」、保障每個人的安全,這種做法更有效率。另一些統治者則堅持認為,他們唯一學到的是,宇宙是一個充滿變化的謎,只有主動修其身的人們才能洞悉它。

中國典型的黃金時代是在約公元前一千年、周公攝政時期,那是一個實現了「大學」、沒有陷入混亂的時期。把古老的巫術與新的「格物」相結合,周公使周朝實現了和平、安全與繁榮。作為他誠意的證據,他後來還政給他的侄子、王位的合法繼承人周成王。

幾百年後,由於繼承者拋開誠意、追求財富和權力,黃金時代終結了。到了公元前450年,周國的土地上展開諸侯混戰。戰國時期持續了250年。最終,實行嚴刑厲法統治的秦國勝利了,建立了秦朝。

然而,秦朝建立後不到20年就滅亡了,原因是在對民眾懲罰過於殘酷的情況下,叛亂失敗的代價不會高於服從統治的代價。秦朝之後是建立在妥協基礎上的漢朝:保留了部分殘酷秦律的鐵拳,不過戴上了一副儒家誠意的絲絨手套。

中國歷史的下一個千年,「大學」時期和末日風險時期交錯出現。當新的王朝通過清除叛軍或投機的征服者掌握皇權,皇帝懂得修其身、能夠讓國家實現小康時,「大學」時期往往就會出現。

隨着時間的推移,小康變成了大富,末日風險與日俱增。朝代初期統治者踐行的誠意修身被絕對要求服從的殘暴所取代,這蒙蔽了統治者的雙眼,使他們看不到正在萌芽的風險。

習近平的新時代思想是以「大學」為基礎的。他重振共產黨及其權力的諸多艱難舉措都可以從「大學」中找到依據。其中包括對國家、黨、軍隊和司法系統進行的全面「格物」。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