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美競爭中的中國劣勢(上)

張立偉:打貿易戰時中國不一定會處於下風,但「特朗普衝擊」主要是間接的,對正在轉型的中國經濟潛藏的危害很大。

12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布任內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白宮在新聞稿中稱之為「新時代的新國家安全戰略」。這份文件更像是對中共透露新時代雄心的「十九大」報告做出的強烈回應:兩國同時進入一個新時代並為各自的戰略目標進行激烈競爭。但這份過度強調競爭而忽略合作的報告顯示出美國已經在逐漸失去信心。

「次貸」危機之後的美國出現一種焦慮,即中國經濟會趕超美國,這種焦慮感在過去十年隨着中國經濟與全球影響力增長而越來越強。奧巴馬總統曾對媒體表示,中國很快就會變成全球最大經濟體,「這幾乎是無可避免的」。他的表態當時引起美國輿論不滿,政治精英紛紛表示美國絕不接受做老二。

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就是以美國優先為原則捍衛「美國第一」,就像他所說,「之前美國處處為別人着想,但現在美國要為自己而活」。報告認定中俄兩個戰略競爭者是「修正主義國家」,想要摧毀美國的主導地位。這種不加掩飾的霸道,意味着美國可能會採取一切損人利己的辦法鞏固霸權地位,包括經濟上的保護主義,在朝鮮半島、中東地區、台灣等戰略敏感區域激化矛盾,讓中俄陷入地緣政治泥潭,美國則趁機推銷軍火與其他交易,享受全球動蕩帶給美國的「穩定紅利」。

經常讚歎中國成功的特朗普,似乎正在學習中國的「聰明做法」,韜光養晦,並將發展視為第一要務,認定經濟才是國家實力的基礎。特朗普試圖讓美國複製他想象中的中國發展方式與重商主義,即為了促進經濟增長,政府可以進行更多的干預,卸掉一些政策約束,比如降低環保標準、放鬆監管、減稅、鼓勵基礎設施投資、貿易保護等等,為此他拋棄了美國長期主導制定並推廣的全球遊戲規則以及「華盛頓共識」。

「十九大」報告是中國全面轉型的世紀綱領,《國家安全戰略》是美國轉型的指南針,只是兩國方向相反,中國向上走,美國向下行。至少在市場建設等方面,中國正在向美國靠近,而美國則學習中國,兩個對手相互借鑒對方的優勢,正在變得越來越像。美國從高到低可能會在短時間內釋放出更大能量,而爬坡的中國則舉步維艱。但這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拳擊賽。中國不應該由此動搖改革的意志,更不要被短期的衝擊所干擾。

應當說,特朗普主導的美國轉型既有內部政治鬥爭的驅動,也有經濟再平衡的需要,而後者無疑會主動或被動地衝擊中國。早在奧巴馬時代,「再平衡」就已經啟動,即美國經濟的再平衡以及中美之間的再平衡。2013年筆者在FT中文網發表的《中國經濟轉型的「美國風險」》就指出,「正在經濟轉型中的中國,在短期內將迎來美國貨幣政策調整的風險,並將長期遭受美國產業結構調整的挑戰」。

邏輯上而言,中國經濟的再平衡有利於促進中美經貿再平衡,但是,由於中國產業向高端領域升級,再加上中國經濟總量快速增長,美國擔憂中國轉型成功後,美國將喪失在高端產業及經濟規模方面的優勢地位。

不過,奧巴馬推動國內經濟結構與收入分配再平衡,主要靠倡導而不是主導,在推動中美之間的再平衡方面,則想通過制定新遊戲規則,遏制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特朗普則改用粗暴直接的手段,在國內及中美之間用「推土機」加速再平衡進程,或許他因深感規則對美國不公而不加掩飾,或者認為中美競爭時間不站在美方一邊而着急。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