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數據壟斷真的存在嗎?

許可:「數據是新時代石油」的說法是一句成功的口號,但它只說對了一半,數據有價,但它本質上並非石油。

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喜歡壟斷,除了壟斷者。因為對普羅大眾來說,壟斷往往意味着更高的價格、更差的商品和不太好的服務。難怪曾為鮑勃•迪倫做過巡演經紀人的喬納森•塔普林(Jonathan Taplin)在《迅捷行動,打破傳統: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何以壟斷文化、削弱民主》一書中對數字時代的壟斷憂心忡忡,並倡議審查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對大數據的控制權。無獨有偶,被稱為「科技巨頭剋星」的歐盟委員會競爭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亦表示:「數據可能成為併購中如何影響競爭這一問題中的重要因素。我們正在探索是否介入那些涉及重大價值數據的併購,即使擁有數據的公司並沒有高昂的營業額。」這種學術和監管的新觀點都着眼在「數據壟斷」上,但究竟什麼是「數據壟斷」,它真的存在嗎?

「新時代的石油」:一個誤讀?

自從《經濟學人》將數據類比為21世紀的石油以來,數據的重要性已家喻戶曉。但是,這一比喻令人誤解,因為它不但容易讓人聯想到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或美孚石油公司,還會誤認為現在的數據就像一百年前的石油那樣,成為市場上奇貨可居、盈利豐厚的商品。然而,真實的情景是:正規的數據交易市場根本沒有形成,更不用說在數據市場里呼風喚雨的數據大鱷了。其中的道理簡單明了:數據並非真正的石油。

數據並不稀缺。總量有限的石油牢牢把控在歐佩克和俄羅斯等少數產油大國的手中。與之相反,數據無處不在且源源不絕。隨着互聯網、物聯網和智能終端的發展,新的數據每分每秒都在產生,並且,只要網絡用戶在線,紛繁蕪雜的「電子足跡」就會被記錄和收集。正如IDC報告所顯示的,在過去數年,全球的數據量均以每年58%的速度增長,到2020年,全球數據總量將超過40ZB(相當於4兆GB),達到2011年數據總量的22倍。不僅於此,由於數據可以零邊際成本地生產和分配,企業從自己或第三方等不同來源那裡獲取數據並沒有實質的障礙。

數據並不排他。石油只能被特定的企業佔有和消費,而數據不同,它被一家企業收集、使用並不以排斥他人為代價。作為網絡用戶,我們能夠接受不同企業提供的不同網絡服務,甚至是同一類服務,比如百度知道和知乎。這一被稱為「多重歸屬」的網絡經濟特性,將我們的數據分散到各個網絡平台上,以至於沒有企業可以獨佔所有數據。非排他性還意味着,即便一家企業擁有了特定數據,它也不能阻止他人通過別的途徑獲得同一數據。正因如此,在新浪微博訴脈脈反不正當糾紛中,脈脈便抗辯說相關數據是其利用「協同過濾算法」而得,並非從微博處獲取,以證明自己數據的合法性。

數據價值並不永久。石油固然不是「恆久遠和永留傳」的鑽石,但其並無有效期限,價值難以消減乃不爭事實。與石油要儲藏夠久才有價值迥異,數據是典型的時效品,老數據不如新數據值錢,而且隨着時間推移,前者越來越沒有價值。恰如王堅先生的《在線》一書所洞見的,大數據與其說是「大」的數據,毋寧是實時在線的「活」的數據。所以,因數據累積而形成的優勢會迅速消逝,因為數據的壽命有限,一旦它們「死去」,便一文不值。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