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倡導「無豬村」治理鄉村污染

世代養豬的新崗村農民被拆除了豬舍,這是中國近年採取的減少水污染的全國性整治行動的一部分。

中國南方新崗村的農民許多世紀以來都在養豬,幫助滿足中國人對全世界近一半豬肉的需求。

但近年來,一場旨在減少水污染、穩定豬肉價格的全國性整治行動導致豬場大規模關閉。養豬是中國農村文化的基本組成部分,從字面來看,漢字「家」就是「屋頂」下有「豬」。如今,中國的許多地區都已經發生了變化。

村廣場上懸掛的橫幅自豪地宣布,新崗村已經是一個「無豬村」了。「整個鎮都沒有豬了,」42歲的何連宏(音)說。他原來的豬場養了200頭生豬,是村裡最大的豬場,去年被強制拆除了,20萬元人民幣(合3萬美元)的投資損失了大部分。

兩年前,全世界養殖的8億頭生豬中,中國佔了一半左右——其中大多是在規模少於500頭生豬的農村養殖場中。在拆除豬場行動的影響下,中國生豬養殖數現在是3.5億。當局希望,減少養殖將有助於遏制污染。

自2014年以來,中國在全國範圍內劃定了63.6萬平方公里的畜禽養殖禁區,這相當于波蘭面積的兩倍。當局陸續關閉了數十萬個養豬場和禽類養殖場。據官員介紹,僅今年上半年就關閉了逾20萬個養殖場。

多年來,未經處理的污水污染了河流,近年來的數次疫病爆發使死豬被丟棄在河道中或被集中填埋,導致問題進一步複雜化。「就在幾年前,到處都是惡臭的味道,附近的水都是黑的,死豬被堆在路邊……那真的很可怕,」何連宏說。

佔市場主導地位的許多小型豬場被拆除,已經對豬肉價格產生了影響。由於中國的豬肉消費量極大,豬肉價格在中國的通脹數據中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

搜豬網(Soozhu.com)分析師馮永輝表示,拆除豬場導致去年豬肉價格上漲至每公斤逾30元(合4.50美元)的歷史高位。

同時,大型農業企業擴大了生產,屠宰量比上一年增加1500萬頭(只)。去年,上市公司在豬相關的新項目上投資了410億元人民幣,其中大多數在中國東北。

根據歐睿諮詢(Euromonitor)的數據,中國的豬肉消費總量在2014年達到頂峰,全年消費豬肉4200萬噸,隨着中國人的飲食習慣轉向更多的牛肉與雞肉,豬肉消費量已降至4100萬噸左右。但由於消費者更多地選擇優質豬肉,居民在豬肉上的開支仍在上升,去年達到了8500億美元。

許多村民都在抱怨「豬周期」——養殖減少導致豬肉價格上漲,反過來又給農民增加養殖的動力。

這種盛衰交替的周期性波動可能會毀掉農民的生計。

「有的人靠養豬發了財,還有人因為價格不穩定而傾家蕩產,」新崗一家飯館的老闆李福盈(音)說。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新建立的「戰略性豬肉儲備」——當價格上漲時,投放儲備豬肉到市場上——以及推出豬肉期貨市場和擴大豬肉進口,都有助於平抑周期。

「豬周期依然存在,但這個周期正變得越來越長。主要原因在於生產規模擴大了,」馮永輝說。

這對新崗村周邊地區的農民沒什麼用,當地村民向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展示了強行拆除尚在養豬的豬圈的視頻。一位要求匿名的農民說:「如果你反抗,他們會派來幾十個人,所以沒用。」

「我整天除了餵鴨子沒事幹。我生氣,但也沒辦法,」賴蓉嬌(音)說,她的豬棚去年被拆除了。「今年是20年來頭一回,我一頭豬都沒養,」她補充道。

聶振勇(音)是當地一位42歲的農民,他的養豬場現已被澆上混凝土,成了一個練車場。顧客很少。「以前政府鼓勵我們養豬,還給我們補助,於是我們養了很多,而現在全拆了,」 聶振勇悲傷地說。「我家有六口人,還有老人,現在都斷了收入來源。」

有些人冒着被罰款的風險維持着傳統生計。「當局不許我們養豬,但我還是偷偷養了幾頭,」一位村民說,他在自己家附近秘密地保留着一個豬圈。「我快50歲了,幹不了別的。」

Wang Xueqiao補充報導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