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民粹主義

不應輕視民粹主義

斯蒂芬斯:許多人曾經預計民粹主義者將在2017年勢不可擋,結果他們基本上被擋在大門口。但是,這不意味着主流政客應該袖手旁觀。

民粹主義和權力可能成為一對彆扭的夥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等人在場邊高聲叫罵,針對棘手的挑戰提出簡單解決方案。當他們真的贏了,問題也就開始了。這位美國總統正在耗盡所有借口。在大西洋彼岸,他的一些知音也是如此:英國可能正在走向退歐,但收回控制權正被證明棘手得多。

要為過去幾年的「選民造反」讀悼詞,還為時過早。極右翼黨派在歐洲各國贏得可觀選票。患有伊斯蘭恐懼症的德國新選擇黨(AfD)目前在聯邦議院(Bundestag)擁有席位。奧地利自由黨(Freedom party)醜陋的仇外勢力在政府中佔有一席之地。

話說回來,許多人曾經預計2017年將成為民粹主義者橫掃一切的一年。結果,他們基本上被擋在在大門口。本土主義者海爾特•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在荷蘭落敗,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在法國總統選舉中慘敗給中間派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玻璃杯半滿是值得一提的。

特朗普的巨大受挫感源於他不懂如何當總統。他坐進了橢圓形辦公室,但並未真正主政。墨西哥邊界的隔離牆尚未啟動,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平價醫療法》(Affordable Care Act)仍是法律,美軍仍在阿富汗。他對中產階級支持者承諾減稅35%,結果卻讓大公司和富人受益。

這份清單很長。曾被稱為過時的北約(NATO)已獲得「緩刑」,中國已避免被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白宮放棄了全面禁止穆斯林移民的計劃。特朗普政府沒有像承諾的那樣跟俄羅斯的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達成「大交易」,華盛頓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集中於針對特朗普競選陣營的通俄案調查。

撤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以及質疑美國對盟友的長期承諾意味着,特朗普削弱了美國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這個現實與「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口號很難協調。簡言之,他在競選過程中的胡扯已被證明真的是胡扯。絕非巧合的是,他在總統任期的這個階段支持率跌至史上最低水平。

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的英格蘭民族主義者的遭遇也好不了多少。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曾承諾,脫離歐盟(EU)將給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帶來滾滾資金;至於歐盟要求英國貢獻大筆資金以履行英國的原有義務,那是歐盟的白日夢。結果怎麼樣呢?特里薩•梅(Theresa May)政府將向布魯塞爾方面支付400億歐元,而NHS面臨財務危機。

至於拿回控制權,英國退歐者被他們自己的妙語宣傳口號捧高了。脫離歐盟被兜售為恢複議會主權的操作。但是名義主權的代價是國家貧困化。議會現在已決定,它必須對退出條款有最後發言權。接下來還會有更多被迫的後退,約翰遜承諾的那種「既擁有蛋糕、又能吃掉它」式的貿易協定,將被證明跟NHS將獲得更多資金的承諾一樣虛幻。

對於那些堅信自由派政治秩序的人,誘惑在於袖手旁觀,看着民粹主義者搞得一團糟,暴露出他們沒本事的真面目。對於特朗普來說,2018年不會變得更好過。就在共和黨人準備面對中期選舉之際,針對特朗普涉嫌與普京政權存在聯繫的調查將會加緊進行。按照當前的民意發展軌跡,民主黨人將在國會重新掌權。共和黨人將必須決定是否要與總統一同倒下。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