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亟需開啟第三輪改革開放浪潮

劉勝軍:2018年適逢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亟需新一輪「南巡」,為改革開放注入歷史性動力,掀起第三輪高潮。

12月20日,中國步入「新時代」之後的首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京舉行。會議不同尋常地呼籲,「改革開放要加大力度,在經濟體制改革上步子再快一些」。這是否預示着2018年中國經濟改革會提速前行?

2018年中國將迎來一個值得銘記的歷史性時刻:改革開放40周年。沒有1978年的改革開放,今天的很多政治家、企業家還掙扎在「上山下鄉」的歷史漩渦中;沒有改革開放,生存與尊嚴都會成為奢求——今天的朝鮮就是最好的風險提示器。改革開放,不僅是對1949年以來諸多路線錯誤的「撥亂反正」,更是中華文明數百年以來的歷史性突圍:鄭和下西洋是中華文明對外接觸的一次淺嘗輒止,此後由明至清,閉關鎖國竟成為國策,中華帝國從此急劇衰落。結果,中國與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工業革命擦肩而過。

由是觀之,改革開放是歷史性的轉折點。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更將改革開放推向了「不可逆」的快車道。所以,「十九大」重申「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這句話具有十足的歷史厚重感。

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多次改革,舉其大者有:秦國商鞅變法、宋代王安石變法、明代張居正變法。與這些歷史上的改革相比,1978年以來的當代改革面臨的障礙更多。其中一個關鍵區別在於:在1978年之前,中國實行的是「蘇聯模式」的計劃經濟、以階級鬥爭為綱,因此,如何擺脫「觀念的枷鎖」就成為改革開放的主要挑戰。

麻煩在於,在意識形態化的語境下,政治邏輯壓倒一切,要取得「觀念的突破」只有一種可能:明智且有魄力的政治家。

文革結束後,當時的領導人華國鋒提出「兩個凡是」,成為束縛社會進步的巨大枷鎖。但是,誰要不同意「兩個凡是」,無疑又面臨極大政治風險。彼時,胡耀邦審時度勢,精心策划了「關於真理標準的大討論」,以迂迴的方式瓦解「兩個凡是」。由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順乎民意,也得到了大批老幹部、老將領的支持,華國鋒沒有力量繼續維護「兩個凡是」。這一次思想解放是對1949-1978年30年間觀念是非的一次「總清算」,拉開了改革開放的總序幕。

1980年代末的政治風波之後,中國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蘇聯的解體更令中國迷茫:原先效仿的榜樣居然不存在了,怎麼辦?不改革沒有出路,但往哪裡改革呢?在這樣的歷史關頭,觀念的阻力再次成為路障。其實答案並不複雜。在「計劃經濟」的蘇聯垮台的同時,美國經濟卻在1981年里根上台之後走上了創新與繁榮的歷史軌道,而美國是典型的「市場經濟」。

1990年7月5日在中南海勤政殿召開經濟問題座談會,參會的有薛暮橋、劉國光、蘇星、桂世鏞、吳樹青、有林、袁木、許毅、吳敬璉等十多人。吳敬璉主張:「原因不是改革的市場取向不對和改革『急於求成』,而是市場取向的改革不夠堅決,不夠徹底。」有人幾次打斷吳敬璉說:「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是中央已經確定了的提法,只能討論怎麼結合,不能討論這個提法本身。吳敬璉與對方爭得面紅耳赤。會後「吳市場」(在當時包含貶意)的稱呼不脛而走。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