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圍觀改變中國,算法改變圍觀

董晨宇:算法在決定帶給我們什麼的同時,也決定了遮蔽什麼。它是一個稱職的篩選者麼?對於未來,我願意保持謹慎的平和,並不樂觀。

讓我們先回到2010年。7年前,《新周刊》將年度傳媒網站的榮譽頒發給了「新浪微博」。一時間,「圍觀改變中國」成為了廟堂之中的熱議話題。學者們宣稱,微博彌補了傳統媒介在信息發布方面的缺陷。網絡世界因此充滿了欣喜若狂、奔走歡呼的身影。似乎所有人都篤信,「互聯網賦權」真正讓每個人都擁有了觀看和表達的機會。一路走下來,從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公共信息的傳輸效率和透明度在互聯網高速公路的黎明下一路奔跑。

自那一年起,那些微弱的聲音,在網絡空間中被放大成震耳欲聾的公共話語。可曾記得,2010年,甘肅泥石流災害中,一位19歲的男孩王凱,他用一部老式手機,在微博上獨自直播災情,幾小時後,便有近萬人轉發;河北大學內,一位自稱「我爸是李剛」的肇事司機觸動了微博網友的神經,成為了公共討論的熱點話題;同樣是2010年,上海市靜安區突發大火,近60人遇難,微博上點燃了數不盡的蠟燭。圍觀讓人們站在一起,讓弱小變強大、讓立場被傾聽、讓尊嚴被捍衛。

如今,在2017年,在我們重新回顧這句塵封已久的口號時,其中那些衝動的歡愉已經逐漸淡去,留下來的,更多是壯志未酬的莽撞,或許還有更多深藏的韻味。社交媒體上的圍觀,遠比我們想象的複雜。圍觀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激情沉澱後,我們才騰出時間,仔細考察我們究竟在圍觀什麼。

人們觀看新聞的方式,在2010年之後,經歷了天翻地覆的改變。記者作為傳統媒體的把關人,權力不斷式微,逐漸讓位於風頭正勁的「算法」。如果我們稍微留意一下這兩年的暢銷書,不論是「大數據時代」還是「算法革命」,我們都不得不去相信,這是一個從不缺少黎明的年代。不過,另一方面,這一切似乎也都印證着馬克思的預言——人被自己發明的機器所取代。

當然,算法對人的取代往往是悄然進行的,我們在屏幕上看到的,只是一個簡單的結果——不論是推特上的「trending」、微博上的「熱門話題」、今日頭條中推送的新聞。對此,美國學者塔爾頓•吉萊斯皮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當推特為我們介紹「trending」時,它究竟是什麼意思?同樣道理,換成當今中國,我們似乎也應該回答這樣一個問題:當微博向我們展示「熱門話題」時,它在展示什麼?它展示的是熱門麼?這顯然是一個同義反覆的答案,很難讓我們滿意。

具體的細節只有算法的製作者才知道,作為一項商業機密,我們自然無從知曉。算法宣稱自己的高效與自動化,宣稱自己摒棄了傳統新聞業把關人的偏見。甚至稍有不慎,我們的邏輯便會從「自動化」一路滑向「中立性」。果真如此麼?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見證的,分明是另一種技術的偏見。

這樣的案例在美國已經很多了。

算法中有性別歧視:2007年,研究者發現當她在谷歌中搜索「她發明了」這個短句時,谷歌會提醒她說:你的意思是「他發明了」麼?

算法中有性取向歧視:2009年,超過5萬本對同性戀友好的書籍從亞馬遜的銷售清單中消失,因為這些書籍被算法自動歸類為「成人」商品。

算法中更有哭笑不得的錯誤:2016年,挪威作家湯姆•伊格蘭德為了紀念越戰,發布了著名攝影作品《燃燒彈女孩》,這張曾榮獲普利策新聞獎的作品被判定為色情圖片,遭到刪除。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