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謹慎避開「福利趕超」模式

胡月曉:經濟、社會發展「福利趕超」的結果,必然是政府債台高築;政府債務必然帶來通脹壓力和宏觀風險,經濟發展和宏調政策迴旋餘地變小。

中國2017年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閉幕,作為中共十九大後的首個年度經濟工作會議,人們希望從此次會議中找出中國政府「新時代」的經濟思路。從會議公告看,經濟思想由「保量」向「重質」轉變,宏觀調控的政策目標由「穩中求進」更多地轉向「提高質量」。筆者認為,中國經濟發展達到小康水平後,中國政府一直努力推進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謹慎處理消費和積累之間的關係,力求避開「福利趕超」的發展模式。

1.由高速增長到福利趕超

中國經濟發展達到小康水平後,中國政府一直努力推進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謹慎處理消費和積累之間的關係,力求避開「福利趕超」的發展模式。

一個國家在經濟起飛階段,通常都能集中精力搞建設。同時,經濟起步階段的社會貧富差距,通常不會太大,社會基尼係數比較合理。政府和民眾比較容易為「勒緊褲腰帶」達成共識——雙方都意識到,為了美好明天,犧牲當前消費是值得的。當經濟發展進入中等收入階段,財富有相當積累時,社會的貧富差距通常會擴大;工業經濟向服務業經濟過渡期間,通常會帶來的結構性失業增多等諸多社會發展的民生問題。「保民生」為成為彼時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話題,甚至左右政策的因素。另一方面,由於經濟發展已到一定高度,經濟積累已到相當水平,政府亦有能力、有意願推進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特別是在民選體制國家,政黨為拉選票,此時往往會傾向於增加民生支出,建設超前的福利社會體系,經濟發展由此進入了「福利趕超」階段。

經濟、社會發展「福利趕超」的結果,必然是政府債台高築;政府債務持續積累,必然帶來通脹壓力和宏觀風險的雙重上升,經濟發展和宏調政策的迴旋餘地變小。此時如果政策應對不當,比如麥金農所說的經濟市場化的次序不對,過度、過早地開放了資本項目,那麼經濟發展就很容易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幾乎每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在經濟發展停滯之前,都經歷過民眾普受益的「福利趕超」階段。

2.如何避開「福利趕超」

首先,要確保民生水準與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作為「惠民生」的具體內容,社會政策要注重解決突出民生問題:對於前段時間一直倡導並作為「十八大」以來重要成就之一的「扶貧」,要求在現有標準下脫貧,既不降低標準,也不弔高胃口。這意味着,「惠民生」並不是「高福利」。以問題導向來保障和改善民生,儘力而為,量力而為。

其次,民生髮展着重供給方式變革,而非供給水準提高。民生問題,儘管也是本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明年8項重點工作之一,但究其內容看,民生領域的市場化和社會化發展,是當前的主要發力點。相對於提高既有保障水平而言,解決保障不到位的「精準施策」更是短期重點。

第三,堅持建立在經濟發展基礎之上的民生改善,經濟建設的中心地位不動搖。2017年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供給側改革仍然位於明年8項重點工作的首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自2014年末提出以來,迄今已開展3年有餘,並也取得了不少成績。供給側改革作為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的政策體系,仍將長期延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