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管理

現代企業管理有多「科學」?

希爾:人們對英國水務企業用占卜棒來定位泄漏點感到震驚,但其實有很多現代管理和領導方式基於迷信、輕信和盲從。

英國企業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被指控使用巫術了。

那麼,恭喜進化生物學家薩麗•勒佩奇(Sally Le Page)上周觸發了這樣的一個指控。

勒佩奇在一篇博文中表達了她的震驚:英國很多大型水務公司若無其事地承認藉助占卜棒來定位管道和泄漏點。另一位科學家則把這種方法視為巫術。

相關供水公司很快改口。顯然,一些工程技術人員是兼職的占卜者,但真正艱巨的檢漏工作是由無人飛機、機器人和大量科技手段支持的。

要我說,就讓水務行業的術士們沉迷於這種中世紀的消遣吧。畢竟,有很多現代的管理和領導方式建立在迷信、輕信和盲從之上。以下是其中一小部分:

數字命理學。在中國,有關風水的煞有介事的理論,以及上市日期、商標和股票代碼的吉凶,往往影響著理應現代化的企業安排事務的方式。例如,2014年阿里巴巴(Alibaba)上市的某些元素似乎圍繞著8這個「吉祥」數字。

但西方的首席執行官們也別忙著嗤之以鼻,他們應當先想想自己有多受制於亞歷克斯•貝倫森(Alex Berenson)在2003年出版的《數字》(The Number)一書中描述的痴迷,那就是他們與分析師和投資者合謀要達到、或最好超出的季度盈利共識預測。時常有證據表明這種痴迷仍在大行其道,如最近的金寶湯公司(Campbell Soup)(遜於預期)和家得寶(Home Depot)(超出預期)。

的確,大數據的可獲得和可分析特性拓寬了數字痴迷者群體。現在這個群體包括一些企業老闆,他們崇拜短期的、數據驅動的答案,而不是等待更好的(即便更亂糟糟的)、考慮人類直覺的較長期解決方案。

元老級管理學思想家查爾斯•漢迪(Charles Handy)最近在德魯克論壇(Drucker Forum)上發表激動人心的閉幕演講,正如他在其中指出的那樣,「如果組織純粹是數位化的……它將沉悶至極,禁錮人類的靈魂」。

信仰飛躍。任何首席執行官如果宣布了公司願景,卻對實現目標所需的步驟不甚了了,都至少抱有一部分魔幻思維。

理查德•魯梅爾特(Richard Rumelt)在《好戰略,壞戰略》(Good Strategy/Bad Strategy)中論述了這樣一種危險錯覺,即追求成功也許會帶來成功:「我不會願意搭乘由那些只關注飛機飛行時的畫面、而從不考慮故障模式的人設計的飛機。」

拋枚硬幣許個願。證據顯示,獎金往好了說也只是一種生硬的激勵,而現代企業仍對此視而不見,它們向員工砸錢,希望這樣能有助於觸動他們的心靈。至少許願池只是吞下扔進去的硬幣,除此之外沒什麼負面後果。獎金制度如果不加節制,那就像金融危機中最過分的行為所表明的,可能會以令人意外的方式變成壞事。

禱文與咒語。盲目應用的治理規範和規章制度,幫助只會打勾填表的合規員工和董事會成員安心睡覺,因為他們不必再做出艱難的判斷。無意義的使命宣言為高管們提供了一條掛在嘴上的咒語,為他們不去實踐價值觀打掩護。

人祭。重組和裁員是安撫諸神的現代儀式(只是沒有了群落聚在一起歡慶一下的好處)。

英雄崇拜。儘管有大量關於扁平等級制度和分布式領導的流行說法,首席執行官們仍是他們自己製造的神話中的核心人物。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