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經濟大勢:中國、美國,歐盟和英國

我們尤其需要觀察中國在經濟增長和結構改革之間如何選擇、美國的稅改計劃、英國的退歐實驗以及歐元區的貨幣政策。

中國:刺激政策拖延改革議程

至少眼下,中國再次證明了懷疑者是錯誤的。在2017年前9個月內實現6.8%這一出奇強勁的增長後,今年全年中國經濟有望實現自2010年以來首次增長加速。

自去年年初滬深股市崩盤、人民幣貶值以來,全球對中國經濟前景的看法已經徹底轉變。人民幣匯率在經歷了史上表現最差的一年之後,如今已經收復了大半失地。資本外逃局面——既帶來金融風險,也是經濟信心下滑的象徵——已經大大緩解。

雖然爆發全面危機的可能性看起來越來越小,但幾乎沒有人認為北京方面已經從根本上解決了經濟面臨的中長期挑戰。其中包括:依靠舉債投資來推動經濟增長;製造業產能嚴重過剩;國有企業效率低下。

外國經濟學家長期以來一直敦促中國減少對投資和出口的依賴,同時增加消費。他們忽視了一點,中國消費增長始終保持健康,超過了整體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

儘管加大健康和教育等社會服務上的支出對推動消費增長有所幫助,但經濟學家表示消費增速大幅提高是不現實的。

相反,「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與投資放緩有關,這樣消費在經濟中所佔的份額就可以更快增長了。

這要求減少以投資為重心的刺激計劃並容忍GDP增速放緩——這是北京方面以前一直不願做的。

政策制定者去年推出了一項重大刺激計劃,以確保10月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經濟強勁增長。

財政支出流入基建,把今年前8個月基建占固定資產投資的份額推至歷史最高水平。這幫助填補了私人投資急劇減少留下的空白——製造業和住房是私人投資最大的兩個領域。

由於鋼鐵、有色金屬、水泥和玻璃等大宗商品產能過剩,製造商的投資意願不大。在住房方面,政策制定者擔心房地產泡沫,已經開始收緊抵押貸款並限制購房。

今年早些時候強勁的經濟增長給政策制定者留出了喘息空間,可以退出刺激計劃並把重點轉向控制過度舉債帶來的風險。

雖然中國經濟已經開始適度放緩,但問題是北京準備為實行結構性改革承受多大痛苦。

有理由保持樂觀。勞動力縮減等人口因素,讓中國經濟能夠在失業率沒有相應上升的情況下,以較慢速度增長。

對於把社會穩定視為重中之重的中共來說,這一點至關重要。

吳佳柏(Gabriel Wildau)

美國:復甦可能受到自我傷害

經濟的火箭燃料。今年9月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這樣形容他的稅收計劃,當時他向製造商發表了一場演講,宣揚這項可能讓政府稅收收入減少1.5兆美元的改革計劃。

特朗普發起通過削減企業和個人稅收來促進經濟增長的運動,正值共和黨人受益於有利的經濟前景之際。然而,美國面臨的政治和經濟威脅可能會刺破「特朗普泡沫」。其中有些威脅正是他一手締造的。

在明年之前稅收改革可能不會取得成果,一些人擔心這項改革可能壓根無法通過。如果改革議案最終出現在總統的辦公桌上讓他可以簽署成為法律,那麼它可能會是將導致財政赤字擴大的一攬子方案。這將在短期內提振經濟,但由此帶來的公共債務水平上升可能會損害長期增長。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