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

邰蒂:古特雷斯在西方受到尊重,還擅長與中國等國家建立合作關係。關於上任後的最大成就,他出人意料地提到了特朗普。

聯合國第9任秘書長坐在紐約聯合國大廈38層的一個房間里,衝著桌子上印有藍色聯合國標誌的白色骨瓷盤子擺了擺手。

「不好意思,菜很難吃,」他說,「真的太難吃了。」

我看着他笑了起來,他的身後是紐約天際線。安東尼奧•曼努埃爾•德奧利韋拉•古特雷斯(António Manuel de Oliveira Guterres)說話極少如此尖刻,但他的確一語中的。之前的一個小時里,我們一起在他的專用就餐室里用午餐。真的挺難吃的:呆板的沙拉、乏味的白肉魚,還有一個笨重的派。呆板、乏味、笨重:形勢不好的時候,這幾個詞估計也會被外界用來批評聯合國。

在聯合國,人們受官僚主義規則、各種縮略語和細枝末節的束縛,他們通常不會直抒己見。直言不諱的人會有麻煩。2004年,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Kofi Annan)因為敢於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暗示伊拉克戰爭是非法的,不得不為自己的職業生涯與布什政府奮力周旋。儘管古特雷斯手握聯合國大權,他也被繁文縟節所束縛——並且為此感到沮喪。

當今世界比任何時候都需要善於協調且直言不諱的全球領導者。最近古特雷斯曾前往歐洲,嘗試說服各國政府首腦更加註重氣候變化問題。他還呼籲各國協助應對朝鮮半島核戰爭威脅、中東不斷加劇的動蕩局勢、烏克蘭衝突以及海灣地區的爭鬥。美國不想再扮演戰後世界警察的角色也使形勢雪上加霜。對此,唐納德•特朗普近期在訪問亞洲時解釋道,「美國優先」是其制定政策的出發點。古特雷斯承認:「朝鮮當前的局勢極其不可預測。」

然而會有人聽麼?聯合國再度面臨信任危機。近幾年,聯合國頻頻爆出低效、臃腫問題;聯合國駐剛果民主共和國維和人員被指控性侵,全球各地的聯合國官員被指控腐敗。此外,儘管聯合國前幾任秘書長——比如安南或者布特羅斯•布特羅斯-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試圖在世界上做出一些成果,古特雷斯的前任潘基文(Ban Ki-moon)卻沒什麼存在感:就如以前在聯合國行政部門工作過的一些批評者所說的那樣,他表現得更像是一位秘書,而不是秘書長。

以古特雷斯的資歷,他應該能夠做得比潘基文更好。在2005年到2015年間,古特雷斯擔任聯合國難民署(UNHCR)最高負責人,即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在此期間,他對難民署實施了改組,獲得了一些讚譽。在為移民爭取權利方面,他從多國獲得了政治支持。但作為葡萄牙前總理,古特雷斯並不像特朗普那樣擁有「天字第一號講壇」。

「我不是一個發Twitter帖子的高手,」古特雷斯說。他也無法像威權領袖習近平或者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那樣發號施令。相反,他必須在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允許的情況下展開工作,還受到各個常任理事國的牽制。

那麼,一個連手底下的大廚都無法控制的人,真的能重振聯合國嗎?

現年68歲的古特雷斯在接待我時穿着樸素的黑西裝,打着紅色領結,身上有一種教區牧師或者大學教授的氣質。我告訴他,我以前採訪潘基文的時候就來過這間專用就餐室。我問他,他有沒有想過換一換這裡過於素凈的內飾?古特雷斯搖了搖頭。他想在木質嵌板牆上掛一些葡萄牙當代藝術作品;他的第二任妻子是他的家鄉里斯本市文化事務副市長。但要想掛上那些藝術作品,他還需要解決一些官僚主義的障礙。「這需要時間——什麼事都需要時間,」古特雷斯大笑着說。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