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日本經濟

傳統思維不適合解決日本的經濟問題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為什麼日本的通脹目標如此難以實現?該國的貨幣政策為何這樣極端?它的公共債務又緣何那麼高?

為什麼日本發現要把通脹提高到2%的目標水平如此困難?為什麼它的貨幣政策變得如此極端?為什麼日本的公共債務如此之高?答案是,該國面臨著跟其他高收入經濟體一樣的挑戰,但它的挑戰以極端形式出現。這並不意味著日本的處境是災難性的。這意味著傳統智慧具有誤導性。

儘管日本央行(BoJ)做出了種種努力,但同比通脹率(不含新鮮食品和能源)僅為0.2%。但是,自日本央行連同政府宣布打算實現2%的通脹目標以來,已經過去了近五年。那時,即2013年4月,日本央行宣布進行「量化和質化寬鬆」,導致其資產負債表大幅擴張。2016年1月,日本央行宣布對新增銀行準備金實行適度負利率。2016年9月,日本央行公布了「收益率曲線控制」。它甚至表示會繼續購買資產,直至通脹「超過2%的價格穩定目標並穩定保持在目標水平上方」。這簡直是對未來不負責任的承諾。

然而,就連這一切都失敗了。這不是因為這些措施——在擴張性補充預算的支持下——未能刺激經濟。失業率已降至2.8%,為1994年以來未見的水平。經合組織(OECD)預測今年日本增長率為1.5%,高於2016年的1%,並預計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長率分別為1.2%和1%,均略高於潛在增長率。此外,在2012年至2016年,日本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接近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平均水平。

然而,通脹預期(在日本大約為零)的錨定如此強烈,以至於工資和價格仍然深陷停滯。這很重要嗎?在日本這樣一個增長必然緩慢的經濟體中,近乎零的通脹確實會限制貨幣政策在經濟低迷時期的有效性,因為它加大了實行負實際利率的難度。然而,近年經驗表明貨幣政策仍然是有效的。未能提高通脹似乎並非災難。

日本還有兩個更重大的挑戰。對於其中一個,當前的正統觀點是正確的。而對於另一個,正統觀點是錯誤的。

在生產率方面,正統觀點是正確的。鑒於日本的人口結構和當前很低的失業率,提高生產率是不可或缺的,儘管提高婦女和較年長人群的勞動參與率也很重要。幸運的是,日本存在提高生產率的空間:其每小時平均生產率在高收入國家中是最低的;大企業的生產效率遠遠高於中小企業;而製造業生產率大幅領先於服務業。

在公共赤字和債務方面,正統觀念是錯誤的。沒錯,日本的總債務已經相當於GDP的240%,凈債務達到GDP的約120%。如果不消除結構性的基本財政赤字(目前接近GDP的4%),債務比率未來可能進一步升高。意料之中的是,官方機構——經合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財務省——都認同結構性收緊。然而,可以提出兩點反對意見。

第一個是,日本央行持有的國債佔到日本國債總量的40%以上。如果需要的話,它可以無限期地永遠持有這筆債務;如果願意的話,它也可以繼續對商業銀行的準備金不支付利息。它只需要改變準備金要求。更為根本的是,日本公眾是債權人:不難看出政府如何管理對公眾的負債。例如,當政府停止運行基本赤字時,它可以將自己的債務轉換成不可贖回的低收益債券。

更重要的一點是,政府的持續赤字只不過是私人部門龐大而持續的財務盈餘的鏡像。討論政府將如何消除前者,而不說明後者可能會發生什麼,是毫無意義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