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回憶四十年前的那次高考

孫賢和:今年是中國恢復高考40周年。1977年,沒讀過高中的我參加了那次空前絕後的高考,從此改變人生。

上大學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對每個人都很重要。但重要又有最重要和次重要之分。現在的年輕人對上大學看得越來越輕了。有些甚至以綴學創業為榮。但如果你問問七七級的中國大學生,什麼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一定會說,是七七年的大學入學考試。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七七年的考試是中國「文革」十年後的第一次大學入學考試。它是中國「文革」後教育回歸的標誌;它也是中國「文革」結束的一個休止符。它改變了無數中國青年的人生。它改變了整個中國的歷史進程。這一過程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絕無僅有,驚心動魄。

像當時大多數的中國青年一樣。在十年「文革」當中,我經歷了太多:停課鬧革命,複課鬧革命,挖防空洞,拉練,建校辦工廠。停課鬧革命時無書可讀,複課鬧革命時屢被批判。挖防空洞時從做磚坯、燒磚窯做起。校辦工廠設備簡陋,工作又臟又累。有時還非常的危險,以致險象環生。記憶中最痛苦的事,是高中恢復招生了我卻被排斥在外。記憶中最幸運的事,是在去插隊的最後一刻,被留在城裡工作。「亂世遭飄蕩,生還偶然遂」。歷經風雨十年,到1977年時我已經在北京市物資局金屬公司馬蓮道倉庫工作了六年。我已經從一個稚弱的搬運工人,變成了一個青澀的辦公室幹部,在倉庫的財務股做會計工作。當時一起參加工作的20個初中生當中,一個人因為交通事故已經去世,另外一個因為工傷失去了雙腿,還有一個因為工傷斷了半個手指頭。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因為搬運過重的物品,得了腱鞘炎。我自己也頭上、背上傷疤累累,甚至已經有了兩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經過了種種波折,似乎一切都平靜了下來。那一年發生的唯一大事,就是幾年前推薦去清華大學念書的工農兵大學生畢業回來了。她坐到了我的對面,成了會計股的新成員。死水微瀾,冥冥中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些什麼,直到那一年的盛夏。

姑父是七七年八月份鄧小平舉辦的教育座談會的33名代表之一。他一回來就說要好好準備,大學要公開招考了。當時覺得不大可能。直到一、兩周以後,坊間的小道消息到處都是的時候,才行動起來。但是考什麼呢?是考文科還是考理工科?按我的背景,工作多年,沒上過高中,雜書看了不少,應該考文科。但我們是被「文革」和解放後各項政治運動嚇怕了的人,並且當年流傳的是「學好數理化,走遍世界都不怕」。家裡和自己都是想上理工科,但又怕考不上。猶豫來,猶豫去,決定先學數學。學好了就去考理工科,學不好就去考文科。學數學好辦,有一個近親是景山學校的數學老師。那時的中學老師的生活還是很苦的。親戚帶兩個孩子住在學校的宿舍里:一間小屋,一張大床,一張小床,一張書桌,一個蜂窩煤爐。那時一周休息一天。我星期六晚上到她家,她先安排好兩個小孩子睡覺,然後輔導我的數學。先是答疑,然後再重點講解新的課程。我們用了一、兩周補習初中的課程,然後就以一周半本書的進度講解高中的課程。這樣努力學習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高中的數學課補完了。她說,我覺得你可以去試試理工科。受到了她的鼓勵,心中有了一些自信。就開始收集物理和化學的資料,開始補習物理和化學。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