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稅改

美國稅改是政治博弈

壽慧生:美國稅改是一種政治博弈,而非經濟學考量,無益於解決經濟、社會問題,反而會導致不平等進一步加劇。

從政治學和社會學的視角來看這次美國稅改的背景和影響,可以從兩個方面分析,分別是背後的動機,以及可能的後果。

特朗普從競選到上台一直在提稅改,早晚是要推動的,但這次通過還是有些反常,法案只在年末討論了三個月。從細節來看,這次又是關門討論,只給了民主黨議員48小時,讓他們讀一大厚本的稅改方案,最後的方案嚴格按照黨派界限來通過。這些都表明,共和黨想在年末收穫一次大的立法成果,以彌補特朗普上台一年當中的立法空白,這可視為一種力圖挽回顏面的政治手段。

其實這次稅改特朗普沒有參與太多,他對細節是不太懂的,稅改討論最重要的階段他正在訪問亞洲,錯過了最關鍵的部分。所以稅改更大程度上是共和黨促成的,為了一年當中能夠拿出一份有分量的成績單。

同時,從正常流程來講,三個月時間就通過這麼大的法案是很令人驚訝的。按照一般理解,一項重大改革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討論時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共和黨內部只有一個人投了反對票,就是Bob Corker,反對意見是稅改必須要有預備方案,假如稅改達不到預期目標,就需要有方案重新加稅來彌補赤字。但共和黨無視Corker的建議,所以他提了反對票。Corker幾乎是唯一一個比較理性對待這件事的共和黨議員,其他以前在奧巴馬醫改上投反對票的那些較理性的自由派共和黨們這次基本全部放棄原則,為了黨派的利益而放棄了國家利益。

這次制度變革從大的背景來看則反映了美國巨大的問題,從80年代以來,美國一直面臨的最深刻的危機是政治的意識形態化,這個趨勢一直左右着美國的立法和決策。具體地說,從80年代以來,新自由主義的浪潮一直在統治美國,其中減稅猶如共和黨的DNA,是它最核心的價值觀。減稅是一種「小政府」的政治理念,這種理念上升到意識形態之後,對美國過去三四十年的影響很大,現在我們看到美國的很多問題都和意識形態相關。

而如果從這一年政治博弈的角度來講,80年代初開始的那些導致今天美國經濟和社會各種矛盾的最主要動因,在特朗普時期並沒有被解決,反而得到了強化。過去導致美國分裂的最主要原因是共和黨在把社會往右推,以反對「大政府」為理由,以減稅及政府退出市場為一些主要手段,導致了美國的很多問題。而現在,在美國最需要改變這些問題的時候,特朗普又把它們推向一個極端。

不過,把責任都歸到特朗普身上也是不公平的,背後更大的力量是共和黨本身。這次的稅改,在我看來,純粹是共和黨在一個急需向左轉、提供社會公平的歷史時期,反倒向更為極端保守主義的方向前進,這對美國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

從另一個角度出發,其實也能解釋。畢竟在如今美國社會如此分裂的情況下,向左轉對共和黨來說是沒有出路的,那樣的話,他們過去幾年賴以生存的最主要意識形態就會失去,無異於失去自我。所以共和黨基本上是面對懸崖無路可走,只能把過去幾十年來安身立命的根本意識形態往更極端的方向推。特朗普也正是藉助了這場美國極端保守主義的浪潮才得以上台,故他上台以後會加劇這個浪潮。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