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俄羅斯

FT社評:禁止俄羅斯參加平昌冬奧會乃必要之舉

只要俄羅斯領導層無視公認的行為標準——從讓運動員服用興奮劑到在烏克蘭東部發動秘密戰爭——西方就只能懲罰它。

或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原本就一直打算在本周三確認(好像有誰懷疑過這一點似的)明年他將參選,爭取第四個總統任期。或許他這樣做是為了讓俄羅斯被禁止參加明年在韓國舉行的冬奧會的慘痛消息「淡下去」。不管怎樣,從國際上看,被明年2月的平昌冬奧會(Pyeongchang Games)驅逐是一種令人難堪的羞辱。俄羅斯是第一個因服用興奮劑問題被奧運會禁賽的國家,不僅如此,明年還正好是它舉辦足球世界盃(World Cup)的年份。

雖然這一禁令姍姍來遲,但完全有據可依。甚至就在俄羅斯2014年在索契舉辦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一屆冬奧會時,莫斯科方面還在秘密地實施體育史上最費盡心機的計劃來掩蓋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的行為。俄羅斯運動員的尿樣被系統地調換成了乾淨樣本,以掩蓋他們在比賽期間繼續服用藥物的行為。樣本瓶理論上是一經打開就無法還原的,俄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幫助研究出了不留痕迹地打開樣本瓶的辦法。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在去年裡約夏季奧運會舉行前幾周公布了針對俄羅斯存在得到國家支持的服用興奮劑行為的爆炸性調查結果,在那個時候國際奧委會(IOC)原本就應該採取行動,禁止俄羅斯參加里約夏季奧運會。

然而,當時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將決定權交給了各個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結果是,俄羅斯代表隊原有的386人中,有271人參加了奧運會。這種弱勢表現使莫斯科獲得了政治上的勝利,也玷污了神聖的體育運動。

里約奧運會後,國際奧委會曾寄希望俄羅斯隨着時間的推移會承認使用興奮劑,並承諾改革本國的體育系統。但俄羅斯(或者至少該國的高層領導)拒絕這樣做。舉報人、2014年負責俄反興奮劑實驗室的格里戈里•羅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被譴責為騙子和叛徒。

如今,國際奧委會發起的一項進一步調查證實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去年公布的大部分調查結果,並證實羅德琴科夫是一名「誠實的證人」。作為奧運會管理機構的國際奧委會別無選擇,只能禁止俄羅斯國旗和國歌出現在平昌冬奧會。

反興奮劑活動人士認為,國際奧委會本應禁止任何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平昌冬奧會。國際奧委會的決定——允許能夠自證清白的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者」身份舉奧林匹克旗參賽——是一種合理的妥協,旨在避免無辜的運動員受到懲罰。有人建議俄羅斯應全面抵制平昌冬奧會,但普京沒有這樣做,這是正確的。因此,這些運動員可以參賽。

然而,無論證據多麼確鑿,禁止俄羅斯參加平昌冬奧會或許只會鞏固普京總統的權力。他可以在自己的競選活動(俄羅斯大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中利用這一事件證明他的如下觀點:俄羅斯已被敵人包圍。俄羅斯強大且善於洗腦的官方媒體將附和這些說法。許多俄羅斯普通民眾會認為,禁止本國體育明星參賽是一場卑鄙陰謀的結果,而非本國官員惡劣的錯誤行徑所致。

對於既不想助普京一臂之力、也不想疏遠俄羅斯民眾的西方社會來說,這造成了一種兩難。然而,只要俄羅斯領導層無視公認的行為標準——從讓運動員服用興奮劑到在烏克蘭東部發動秘密戰爭——西方除了採取懲罰性措施別無選擇。

國際奧委會仍不知道,平昌冬奧會結束後,俄羅斯是否會做出回歸奧運會所需的讓步。同樣的問題可能還會困擾更受世人矚目的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畢竟,看似越來越確定的是,普京到那時仍將在台上。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