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FT社評:特朗普點燃巴以問題定時炸彈引信

特朗普在巴以衝突的核心問題上站隊,不僅是外交上的故意破壞行動,而且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包括對他本人。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決定兌現競選承諾,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最終把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這是一種外交方面的故意破壞行動。此舉更加讓人難以理解之處在於,可能誰也不會從中受益,至少對和平感興趣的人不會,就連特朗普本人也不會。

他讓幾乎所有人團結起來反對他(包括他在中東地區的最親密盟友),激起了穆斯林的憤怒,為極端主義者提供了刺激,而且並非第一次在全世界眼裡讓美國的形象受損。這也並不很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儘管有些以色列人也許不這麼認為。

自1947年分治以來,耶路撒冷一直處於中東和平努力的中心。當年,圍繞耶路撒冷地位(及其作為猶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共同聖城的重要意義)的敏感性,導致聯合國最開始把它視為與以色列分開的單獨實體。儘管以色列始終聲稱這座聖城是自己的首都,但迄今沒有一個國家承認這一點。

這是有充分理由的,其他美國總統拒絕履行1995年的國會法案,也是出於同樣的理由——該法案宣稱承認當地鐵的事實,並尋求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認可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主權要求不僅僅會破壞巴勒斯坦人在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主張自己首都的希望,並且撕毀了1993年的奧斯陸和平協議(該協議規定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將通過協商來確定),還會在反以情緒已相對減弱之際讓穆斯林聯合起來反對以色列。

本周,特朗普在這個問題上受到了明確的警告。土耳其人威脅中斷與以色列的關係。巴解組織(PLO)談判代表賽義布•埃雷卡特(Saeb Erekat)表示,如果美國推進這一行動,那麼美國將失去「在任何旨在達成公正、持久和平的倡議中扮演角色」的資格。控制着加沙地帶的伊斯蘭組織哈馬斯(Hamas)威脅發動新的起義。與以色列簽署了和平條約的約旦國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也沒有袖手旁觀。阿卜杜拉警告稱,承認耶路撒冷屬於以色列將正中恐怖主義者下懷,使他們得以「傳播自己的意識形態」。

此外,雖然特朗普說過不對耶路撒冷最終地位採取立場,但他以對以色列有利的立場解決最有爆炸性的問題之一,似乎預先廢棄了他自己的撮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達成協議的計劃。對於自詡為完美交易者的人來說,在談判甚至尚未開啟之際就放棄了這張牌,這是很奇怪的。

奇怪之處還在於,這會令特朗普在中東選定的對話者沙特的處境變得複雜。一直在美國最新和平計劃的演化中發揮作用的沙特人也持強烈反對態度。他們幾乎沒有選擇。執政的沙特王室不僅僅是王室。沙特國王是自封的伊斯蘭遜尼派領袖,而耶路撒冷的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被視為僅次於麥加聖寺和麥地那先知寺的伊斯蘭第三大聖寺。

這對沙特人、尤其是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王儲(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只能構成打擊——他此前一直在充當巴勒斯坦人和特朗普女婿、中東特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之間的牽線人。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在巴以衝突的核心問題上站隊,已爆掉了人們對於美國可能充當誠實調解人的任何殘存想法。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一直是一枚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如今令人憂慮的是,這位美國總統已點燃了引信。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