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職場距離性別平等還有多遠?

中國女性受過良好教育,就業率也很高,但她們發現,父權制的性別規範捲土重來,雖然政府名義上鼓勵男女平等。

人們並未忽視這種現象。在過去的幾年裡,一些年輕的、擅長與媒體打交道的、性別認知不斷變化的女性讓人們重新關注女權主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女權五姐妹」(Feminist Five)。2015年,她們因為籌劃在北京地鐵散發傳單抗議公共交通上的性騷擾而被控擾亂公共秩序,並被拘留了一個多月。她們從未被撤銷刑事指控,而且一直受到國家安全部門的騷擾——她們在社交媒體上記錄了這些情況。不到一年後,非營利的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Zhongze Women』s Legal Counselling and Service Centre)被關閉。

女性在企業領域更為成功,因為她們的利益與企業高管求才若渴的願望相契合。以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里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同名書命名的女性賦權運動「向前一步」(Lean In)於2013年來到北京,如今已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女性團體,活躍於20多個城市。

「勵媖中國」(Lean In China)在中國舉辦指導活動,並與大公司和跨國公司協商開發女性領導力培養項目,制定關於為女性創造更健康的工作場所的標準。然而,即使是「勵媖中國」及其同行們也必須小心謹慎,以一種順從當局的方式展開宣傳。

「勵媖中國」聯合創始人陳玉馨(Virginia Tan)表示:「我們需要公司站在我們這邊,這樣我們就不會強迫人們接受我們的信息了。」兩年前,她辭去公司律師的工作,全職運營勵媖中國。「對我們來說,它致力於個人職業發展、創新和對女性人才的投資,這些全都符合中國的國家議程。」

「勵媖中國」自稱是「婦女組織」、而非女權主義團體——女權主義在中文裡的含義比在英語里更激進。就像企業的女性賦權項目一樣,「勵媖中國」更傾向於為女性提供資源,從而讓她們能夠自我改進。

叫車軟件滴滴出行(Didi Chuxing)負責女性領導力項目的Bianca Yin表示:「我們的項目旨在培養自我意識和他人意識,找出是什麼原因讓她們未能釋放全部潛能,從而獲得更大的影響力和領導力。」

然而,活動人士把企業關注女性領導力歸因於遠離政治的戰略選擇。

「女權五姐妹」之一的武嶸嶸表示:「當局認為主流女性的活動與政策建議沒啥關係,而我們以前的工作與政策實施有關。」

今年9月,武嶸嶸被勒令10年內不得離境,這讓她無法前往香港攻讀法學碩士學位,後來在國際社會的呼籲下,禁令才被取消。據一位組織者表示,由於在政治上幾乎沒有盟友,活動人士更為小心翼翼地包裝自己的活動,使用諸如「增加家庭幸福感」之類的詞語。

儘管遇到上述種種挫折,但這些女性依然樂觀,因為她們相信,她們正在走向更大的平等。《剩女》(Leftover Women)一書的作者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表示:「我們看到政府打壓女權活動家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她們的信息引發了數百萬女性的共鳴。」

非營利的女權主義戲劇活動迷你影戲節(Mini Shadowplay Festival)的協調人Li Yong表示,現在有更多的年輕女性呼籲接受兩性平等的思想。她說:「一些人說很少人參加我們的活動,我們正在努力改變其他人的想法,而這需要時間。」

譯者/裴伴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