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職場距離性別平等還有多遠?

中國女性受過良好教育,就業率也很高,但她們發現,父權制的性別規範捲土重來,雖然政府名義上鼓勵男女平等。

當中國廣西省教師何思雲發現一位男老師一直在猥褻女學生的時候,她感到震驚。

何思雲向警方和學校進行了舉報,結果卻被學校解僱。今年9月,她指控的那位老師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何思雲的故事流傳開來,她在社交媒體上被譽為女權英雄。然而,事件發生一個月後,她發現自己上了當地政府的黑名單,還被錯誤地列為有吸毒史的人員,這讓她找工作甚至坐火車都受到了影響。

何思雲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他們認為我這樣做會讓人們更加關注這個問題,從而引起更多的麻煩。」

這種脫節折射出中國向女性傳遞的矛盾複雜的信息。中國女性勞動力受過良好教育,就業率也很高,但她們同時發現,父權制的性別規範捲土重來。即使政府名義上鼓勵男女平等,但它也會打壓女權活動人士和舉報者。

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中國近半數女性會接受高等教育,而男性的這一比例不到40%。雖然在職場中存在着性別差距(女性就業比例達到63%,而男性的這一比例是78%),但這種差異比美國要小(後者的比例分別是56%和76%)。

中國已經變得更加富裕,但它並沒有變得更不平等。按照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全球性別差距指數衡量,中國的性別不平等程度連續9年下降。今年的指數顯示,中國在144個國家中排名第100位,比塞內加爾和柬埔寨等國低,但高於印度和韓國。

執政的中共變得更加強硬,十年來,未婚的、往往取得職業成功的27歲以上女性被定義為「剩女」。當局的目的是讓「剩女」感到羞愧,從而趕緊結婚,以幫助糾正中國獨生子女政策遺留下來的性別失衡問題。今年,中國共青團開始為數以千計的年輕黨員舉辦集體相親活動。在北京工作的社會政策分析員、作家高雨莘(Helen Gao)表示:「(對結婚率下降的)擔憂是真實的,因為中國有大量的單身男青年,他們的挫敗感可能對政府構成威脅。」

中國現在鼓勵女性生育兩個孩子,這是一個被女性認為加劇就業歧視的政策變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性表示:「公司現在不得不讓你休兩次產假,這意味着他們寧願僱傭男性。」她現在在北京的一家風險投資公司工作,並表示自己去年拒絕了一份高薪工作,因為她被要求籤署一項承諾5年內不會要小孩的協議。

由政府運營的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All-China Women』s Federation)在2011年組織的一項十年一次的調查發現,城市女性薪資是男性的67.3%,而2015年的一項規模較小的調查顯示,87%的女性大學畢業生在找工作時遇到過歧視。

以市場為導向的經濟改革也對性別平等造成了不利影響。由於中國公民有了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女性們表示,她們忍不住想要放棄自己的事業。

在北京工作的作家、翻譯劉欣(Alice Xin Liu)表示:「在她們這一代人當中,還有一些女性看到了她們的母親和阿姨的經歷,覺得沒有比當一名家庭主婦更好的事情了。」劉欣的女性親屬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積極投身於共產主義事業。她的祖母和姑姑們尤其抱負遠大,但她們鼓勵自己的子女尋求家庭的安逸。

高雨莘:「傳統的性別價值觀從未完全被共產主義信仰埋葬,如今更是捲土重來。」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