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剃刀邊緣

比「二」時代的生存困境

老愚:「二時代」的特徵就是裝傻充楞,自動降低智商,匍匐在地,身段低得不能再低,做一些令人發笑的事情。

毋庸置疑,我們身處一個比「二」的瘋狂時代,而且,比賽的氣氛隨着忠誠政治的升級愈加濃烈。

「二」,原本為貶義詞,大家以「二」為恥,避之唯恐不及。「二貨」,是鄙視度達到最高級的極端用詞,對背離常理、踐踏公序良俗、胡作非為者,人們會毫不留情地擲出此標籤炸彈;一旦被打入「二」的行列,幾乎很難翻身重新做人了。

「二」的詞性由貶入褒, 幾乎是不經意間完成的。先是趙本山小品「裝二」逗翻國人,後是陳光標真身出演,以「佯二」的連續劇博得萬眾矚目,成為「二時代」的標杆人物。「二時代」的特徵,一言以蔽之,就是裝傻充楞,自動降低自己的智商,匍匐在地,身段低得不能再低,討喜,做一些令人發笑的事情。比如,陳光標當街扎攤向百姓散發人民幣,砸大奔,扮雷鋒做好事;比如余秋雨等以讒言獻媚,汶川地震後此公含淚勸告人們不要追究豆腐渣工程的責任,以防為敵對勢力利用云云;最聳人聽聞的,恐怕就是某電視學者鼓腮呲牙對宴請自己的高官喊出:「部級以上幹部都是民族精英!」……這些撓人痒痒的言行,在大眾眼裡,那是相當低端,常常落得丟人現眼之譏評,但往往卻就射中了官家的心——他們不便說的話,經由心照不宣的傻子表白出來,順手即可做成滔天輿論,為其所用。「裝二」者善於待價而沽,他們知道「二」產品有人買單,事實上,極權專制與聰明的傻子彼此需要,狼狽為奸。

裝二容易麼?平心而論,這是一門技術活,對當事人的綜合素質要求甚高,膽量、智商、才能缺一不可。首先要豁得出去,干冒傻氣、缺心眼的事兒,必須像做好事一般理直氣壯,不怕被唾沫淹死。其次,智商要匹配,IQ值低於120的還真做不來。據可靠人士透露,陳光標一些聳動的行為小品,就出自某非著名行為藝術家。當然,最重要的是,必須將僅存的那點良知殺死——如果還有殘留的話,熱愛並習慣於撒謊、做荒唐事。

我們大可不必為裝二者擔憂,他們才不會有一絲愧疚。政治不正確地說,壞人是天生的,而且因為壞人不知道自己是壞人,因此無法改好(借季羨林先生語)。單位里有一獐頭鼠目的頭目,年屆不惑,便已練得一嘴好功夫,做壞事如行善一般,曾私下放言:我吃透了人性,誰也奈何不了鄙人!每個單位都會有一兩個貌似憨厚的小輩,做一些讓人覺得「吃力」的事情,見了一把手「老大」「老大」地叫喚着,於頭腦風暴會上,故意賣一些破綻給上司,讓其產生智力優越感。主子一說話,則做茅塞頓開狀,「打死我要想不到這個主意!佩服佩服!」

至於凡夫俗子,都有裝二的潛質。有一小夥子,對周圍惱人的噪音毫無感知,卻能對玩笑話做出相當圓滑的應對。當人隨意問道:你部門哪個是美女?他的回答是:嗨,我覺得都是美女。他聲調真誠,意在讓你相信他的說法。這是一個非常說明問題的例子,機敏的國人習慣於根據需要說話,他們不會輕易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這是大多數人的生存之道,他們游弋於虛偽的海洋之中,熟悉水性,可以無師自通地習得做人的精髓。

「二」的格式化運動風生水起。「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搶筆書記」的豪言壯語是二時代的標誌性話語,可以這樣耍二,且耍得暢行無阻。由此可以推演出一系列二話:革命不絕對,就是絕對不革命;鼓掌不絕對,就是絕對不鼓掌;綠得不絕對,就是絕對不綠;等等,其荒謬令人詫異。絕對,一個最高級修飾詞,變成一把飛舞的利刃,斬斷了游弋徘徊的退路,必須「絕對」,才有被認可的可能。這意味着剛性生存方式的迴光返照,自新中國建立,國人就一直生活在冷酷、生硬的政治環境下,由此造成的精神性緊張和恐懼,至今未能根除。政治復辟將讓他們重新體驗那種苦澀的滋味。如今,握有生殺大權的官方,毫不掩飾地用捧和殺的手段引導社會風氣,鼓勵、縱容比二運動,威逼喝退不識時務的解構者。政治第一,要求的是無條件服從,在玄妙的「講規矩」面前,法律制度一概成為具文。什麼是規矩?不外乎心照不宣地聽上面的話,自覺剔除良知與公義,甘願做一個無是非、無感知、無態度的三無奴隸。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