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稅改

被減稅開啟的「國家模式競爭」

劉遠舉:如果中國跟進減稅競爭,中國高投資、大規模的基建模式就會被削弱,中國經濟增長方式就會受到挑戰。

與此同時,中國減稅更難。中國有基建狂魔的稱號,基建有效的拉動了中國經濟。中國還創辦了亞投行,提出了「一帶一路」政策,讓中國資金走出去,中國的基建能力走出去,獲得地緣政治上的影響力。而這一切,都源於中國強大的財政實力,也即源於稅。如果中國跟進減稅競爭,那麼,中國高投資、大規模的基建模式,就會被削弱,中國的經濟增長方式,就會一定程度上受到挑戰。

更重要的是,如果減稅政策成功了,拉弗曲線出現了,那麼,減稅不但會變為經濟競爭,也會在更多層次上帶來深遠的影響。

減稅背後的政治因素

中國的社會治理方式,毋庸諱言,是利出一孔的治理策略。中央政府的財政收入約佔全部財政收入的60-70%,而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則只有30-40%,也就是收入四六開;在支出端,地方政府的責任也是四六開,但是這個時候是地方出大頭,中央出小頭,所謂「事權下放」。為了解決地方政府資金不足的問題,中央政府引入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制度,用於對地方的支出提供資金。分稅制的核心規則可以歸為一句話:稅收分兩塊,中央拿大頭,地方沒錢,再還給你。這就實現了中央對地方的掌握。所以,從國家治理層面,中國也需要國家掌握更多的財力,以實現國家內部的穩定。這也需要更高的稅收水平。但美國並不需要這種模式,它本身就是一個國家權力相對分散的國家,各州有立法權。地方事務有各種政治層面的協商去完成。稅收對於國家權力架構,國家政治穩定,作用顯然比中國小。即便中央政府真的停擺,也不會亡黨亡國。由此可見,民主國家可以在更低的稅收水平下保持國內政治、經濟、社會的穩定與發展。從這個角度,美國的減稅,不光意味着經濟的挑戰,也是華盛頓模式和中國模式,在國家治理層面的又一次競爭。

某種程度上,二戰之後,面對全球共產主義實驗,西方世界有兩個戰略級的手段。首先是冷戰,其次是全球貿易。第一個已經成功了,第二個,是失敗與成功的綜合體。成功在於,它打造了一個中美精英共治中國勞工的體系,帶來了全球的和平與經濟發展,不過,其失敗之處在於,全球貿易並未完全實現當年克林頓的政治願景。但無論如何,這個體系已經美國精英欲罷不能。這個時候,美國藍領與沒落中產的救世主出現了。特朗普是一個商人,他很可能無意於意識形態,但是,他的基本盤卻是藍領工人、沒落中產。所以我們看到了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減稅等稱得上劇烈的變化,當貿易對抗、經濟回縮時,都意味着「中美國」經濟綁定減少,這時,價值觀議題會以多種形式重新出現。有人說,特朗普減稅是對里根時代的原教旨主義模仿,的確,無論如何,這讓人聯想到里根時代。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 閆曼 man.yan@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