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學

塞勒獲諾獎的里程碑意義

孫滌:塞勒致力開拓的行為經濟學顛覆着百年來學界苦心孤詣營造起來的公理系統,標誌新的詮釋範式正登堂入室。

塞勒教授獲本年度的經濟學諾獎不是新聞,現在才來討論似乎有點炒冷飯。不過,從他作為一個經濟學界的異端分子而獨享殊榮來看,意義非比尋常。塞勒致力開拓的行為經濟學,從核心理念到方法工具,顛覆着百年來學界苦心孤詣營造起來的公理系統,標誌新的詮釋範式正在登堂入室。他富有成果的探索的一個主要結論,是人類經濟活動的近代解釋的一個核心公理假設,「經濟人」(Econs)本不存在,而被理論所捨棄的「常人」(Humans),始終在現實中承擔選擇和決策的主角。通常被稱作「變態」(anomalies)的選擇行為正是常人的常態(normality),人們的行為,眼下被說成「新常態」的,卻是過去數百萬年智人在生存進化中鑄就,尤其是近一萬年來定居農耕文明所塑造的常人的本性行為。常人回歸到常態,塞勒助其正名,因而具有里程碑的意義。無獨有偶,這百年以來人們前仆後繼執意要建立的理想社會,也因為違背常人的本性,代價浩大而終無成果。

塞勒之獲獎或許應該更早若干年。2012年的諾獎頒給了法瑪和席勒兩位教授,這種平分秋色倒更像是「各打五十大板」,引起了人們的嘲諷,因為這兩家的學說,從途徑到旨趣,實在是南轅北轍的。瑞典評委的首鼠兩端,表明了當時的學界對經濟研究的範式是否在發生轉換還吃不太準。舊範式的裂隙早已呈現出來,2002年的經濟諾獎就已頒給了卡尼曼教授,一個「局外」的心理學家。卡尼曼在推進行為認知科學上居功厥偉,他和塞勒有多年的合作,他們追隨1978年諾獎得主西蒙教授的「有限理性」學說的指引,在三個「有局限」(bounded)的層面——有局限的理性、有局限的認知計算能力、有局限的自利追求,展開探索而成果豐饒,才有了眼下的進展。

好在塞勒的一本新著,已有了中譯本《「錯誤」的行為》(中信出版社,2017年),其中記述了行為經濟學探索和完善的歷程,許多故事掌故行雲流水般道來。

其中有一則故事談到了塞勒在網絡泡沫爆裂的前夜給出了精準預測。人們通常認為席勒教授對網絡泡沫的警告,早了四年就提出的。席勒在1995年給美聯儲作報告時的分析,引起了當時聯儲主席格林斯潘的反省,格老的名言「非理性繁榮」也因此成了席勒1996年的暢銷名著的書名。值得注意的,是塞勒並沒因為自己的準確預測而洋洋自得,他反而下定決心,自己以後再也不做此類預測了。因為他知道這種預測極難,其正確性很值得質疑,誤導的影響往往更厲害。縱然你的預測最終得到印證,也不就等於在投資上能成功。譬如說,要是依憑席勒的預言來做空,你多半是熬不到四年,在市場崩盤之前就得被迫「割肉」出局的。既然做不到「領先市場半拍」來逆勢操作,我們又能怎麼做才好?塞勒在書里有許多忠告,我想我們都有興趣了解。(當然,他自己公司的業績表現可圈可點,長期列在「晨星」評價的五顆星機構。)

塞勒很坦率地承認,行為經濟學的成效最有效的應用竟然是在金融市場,這在他和所有的同行都是始料未及的。在學理上,金融領域是最符合經濟分析理想條件的市場,然而弔詭之處是如此之多,以至於成為新舊兩種範式的競技試驗場,從而判別孰優孰劣。塞勒認為,「變態」和偏誤之所以能被捅穿和證偽,乃得力於計算機處理和收集數據的巨大能量,億萬次的交易結果能被實時揭示出來。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