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的兩種經濟

盛洪:無論是政府還是百姓,都有責任推進新經濟,改革舊經濟。新制度最終會替代舊制度,但這一過程不一定快。

新經濟與舊經濟之間當然也可以合作。國有企業有很多壟斷權和特許權,還有不少免費或低價獲得的資源,但生產效率低下。它們可以把低價資源加價賣給民營企業,也可委託民營企業加工,還可將主營業務的較難部分交給民營企業,甚至委託民營企業盤活配置不當的資產。理論上,儘管其中一些作法有尋租之嫌,但卻有一定的經濟合理性,即改進了資源配置,增加了社會福利。應該說,已經有不少成功的合作,如民營煉油企業為石油壟斷企業加工煉製成品油,民營電信企業為國有壟斷電信企業推銷基礎業務。甚至網絡金融平台的發展也是在與國有壟斷銀行的合作中進行的,例如支付寶不僅本身是支付手段,也可以作為銀行信用卡的前端使用,據說有57.8%的信用卡用戶是通過網絡支付平台應用終端刷卡的。

合作有成功,也有失敗,前景並不明朗。這取決於哪種制度能佔上風。如果是新制度(市場制度)佔上風,民營企業的有效的治理結構會改進國有企業的治理結構,民營企業配置資源的方法會改進國有企業存量資源的配置,就會推動舊經濟向新經濟轉變。然而舊經濟的惰性也是很大的。即使沒有行政管制的保護,它們也是壟斷的龐然大物。例如,在利率市場化後,大型國有壟斷銀行間顯現着默契的利率卡特爾,它們把利率差維持在了2.5個百分點左右,不再降低。這仍高於金融市場發達的國家的利率差約25-66%。當國企與民企在合作中出現糾紛時,後者往往因缺少政治資源而在訴訟中失利,也使不少民企裹足不前。

進而,舊經濟也會對新經濟產生掣肘。舊經濟的優勢,是有雄厚的政治資源。壟斷部門可以藉助於行政部門限制新經濟的競爭者入到本部門的市場。如不少城市出台了有關網約車的管制條例,對網約車有諸多限制,如網約車司機的戶籍,汽車的排量和型號等。即使在新能源領域,有着政府的鼓勵政策,如允許家庭在屋頂投資太陽能發電併網,並予以補貼,但由於併網仍需要得到電力公司的許可,後者沒有動力給自己的競爭者開綠燈,所以這一政策實施起來非常困難。實際上,2016年中國太陽能發電量只有總發電量的0.6%。在這些行政部門的干預背後,可能存在着壟斷利益。

最差的結果,可能是舊經濟與新經濟合謀,利用舊經濟的制度賺取利潤。舊經濟可以通過市場操作,如購買公司股權,或非市場的手段進入到新經濟中。這也許喜憂參半。舊經濟進入新經濟,會加強新經濟的政治資源,也會接受新經濟的一些制度規則。同時舊經濟也會把舊的制度帶到新經濟中。這些舊制度,如行政性壟斷權也許是新舊經濟合作的重要動機。如不是靠市場競爭,而是靠行政部門的介入,限制競爭者的進入,把舊經濟的壟斷疊加在網絡平台的巨大規模上,可能會形成更無人能撼動的壟斷力量。一旦如此,新經濟的活力就會減弱甚至消失。

實際情況很複雜,中國經濟的前景如何確實是一個懸念。然而如果我們簡化問題,假定城鎮化和巨國效應帶來的經濟增長大約貢獻5-6%的增長率,而國有經濟仍維持現狀,每年帶來負的3.3%的增長率,而新經濟帶來逐漸增長的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到2025年可增速GDP約3.5%,2030年為5.5%,則合成的GDP增長率如下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