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的兩種經濟

盛洪:無論是政府還是百姓,都有責任推進新經濟,改革舊經濟。新制度最終會替代舊制度,但這一過程不一定快。

國企改革首要的任務,是要讓國有企業成為市場中平等的競爭者,這首先要取消國企的壟斷權,要求它們按市場價格支付資源租費,不再從政府那裡獲得補貼,並按市場規則向人民股東上繳利潤。習近平先生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也提出,要打破行政性壟斷,推進要素市場的改革。然而,我們不可太過樂觀。因為國企管理層是一個強大的利益集團,他們每年的不當得利有數兆元。如此巨大的財富誰也不願意拱手相送。如在打破石油壟斷方面,早在上屆政府時期就有意圖,本屆政府雖然進入了操作,但進展緩慢,大約用了五年的時間只是部分放寬了民營企業的石油進口。按此速度,我們不能期望在中短期內看到卓有成效的國企改革。

實際上,新經濟和舊經濟之間並不是井水不犯河水。既然都在中國大的制度結構下,處於同一大市場中,就必然會相互影響,包括交易、競爭、合作、滲透和交錯。首先是交易。舊經濟處於傳統產業,也就處於產業鏈的上游。它們依賴於行政性壟斷權,可以從新經濟那裡吸吮數兆元的利益。例如在石油領域,據我們的研究,既管制又壟斷的成品油稅前價格一度高出世界主要國家同等質量成品油的價格的31%。2009年到2011年,因壟斷高價帶來的消費者損失高達11980億元。(天則經濟研究所,《中國原油與成品油市場放開的理論研究與改革方案》,2013年)。2015年,中國柴油稅前價格仍高出28%。電子商務的快速增長,帶來了巨大的物流需求。而物流主要靠燃油支撐。而現在的增量部分主要是新經濟帶來的。

壟斷銀行也通過既管制又壟斷的高額利率差(3個百分點),並且主要以壓低存款利率的方式從存款者那裡攫取利益,2013年多獲得了14709億元的收入(天則經濟研究所,《中國行政性壟斷的原因、行為與破除》(第二版),2015)。而按照既管制又壟斷的貸款利率,大多數民營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還是借不到錢,它們在銀行外金融市場上支付的利率要數倍於此。而銀行外金融市場中的貨幣,很大程度上是舊經濟受益者從銀行體系中低息獲得,並加息貸出的,這不僅是舊經濟對新經濟的盤剝,而且降低了新經濟的盈利預期,進而會減緩資本向新經濟的流入。

而在另一方面,新經濟又在挑戰舊經濟。在網絡交易平台中發展出了網上支付手段,這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彌補了因國有銀行的低效率而沒有普及信用卡的支付缺陷,使中國大多數民眾直接跨越了信用卡階段,網上支付領先於世界。由網上支付手段的優越性,很快沉澱了大量資金,使網絡交易平台公司迅速進入了金融領域。它們以高於國有壟斷銀行利率的利率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大量存款,迫使管制利率體系解體,推動了利率的市場化。2015年,中央銀行宣布不再管制存款利率,從此以後,主要壟斷商業銀行的利率差從原來的約3個百分點下降到約2.5個百分點。

類似的例子在出租車,教育和醫療領域中都出現過,如優步,滴滴打車的競爭不僅是與出租車司機的競爭,更是壓低出租車司機「份子錢」的重要因素。網絡公開課和遠程教育使優質的教育資源讓更多人共享,移動醫療和遠程診斷也會使優秀的醫療服務不那麼極端稀缺。最有潛力的挑戰是新能源的挑戰。例如2017年8月,太陽能發電量比上年同期增長了34%(中商產業研究院,《中商情報網》,2017年9月25日)。由於太陽能發電可以採取分散布局,每家每戶的房頂都可以是一個發電廠,它們之間是競爭的,也是瓦解大規模發電的壟斷企業的重要力量。這些新經濟向舊經濟發起的挑戰,促使舊經濟改革。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