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的兩種經濟

盛洪:無論是政府還是百姓,都有責任推進新經濟,改革舊經濟。新制度最終會替代舊制度,但這一過程不一定快。

關於新經濟,目前沒有專門的統計數據。我們能夠獲得的,是電子商務的數據。我在《移動互聯網的經濟史性質》一文中,根據已有的數據作了初步的分析和預估。新經濟,尤其是網購的迅猛發展,使電子零售迅速成為中國經濟中的重要推動力量。從2005年到2015年,電子零售交易額平均每年增長72.3%。2016年,中國電子零售交易額達51708億元,約佔當年零售總額的15.6%。如此規模已經大到使當年GDP增速了1個百分點。根據我們的分析模型,到2025年,電子零售及其帶來的工業增加值將會增速GDP約3.5個百分點。這還只是對電子商務一個領域的靜態分析。如果考慮到整個新經濟,考慮到動態因素,如導致的分工專業化的深入、制度與技術的變革,新經濟將會帶來更大的經濟動力。如果有人處於這一領域,就會感到樂觀。

而在實際上,中國經濟是兩種經濟的疊加和對沖。舊經濟可能拖我們的後腿,新經濟會讓我們加速前進。而中國經濟的底色,是還要經歷二十多年的城鎮化過程,以及中國還會在相當長時期內保持國際貿易中的「巨國效應」。根據克魯格曼的新貿易理論,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較大國家會在國際貿易中較有優勢。因為較大國家會有較大市場,會帶來較大生產規模,進而帶來規模優勢。而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國家,則會由於國家巨大,市場巨大而帶來顯著的規模經濟,產品的平均成本更低,國際競爭力更強。而現在中國的平均工資至少還在美國的三分之一以下,所以還會在相當長時間內保持競爭優勢。並且根據克魯格曼的理論,由於有巨大市場,即使在勞動力成本偏高時,也會有競爭優勢。

城鎮化就是農村人口進入城鎮的一個過程。農村人變為城裡人,收入會有顯著提高,生活方式會有顯著變化,購買的商品和服務量也會顯著增加。他們帶來了消費量的永久增加,也帶來了對城鎮基礎設施和房地產的需求。這需要每年數兆的巨大投資,也就是經濟增長的強勁動力。2015年中國的城鎮化率約為56%,而中國目前每年城鎮化率大約提高1.2個百分點,要完成城鎮化,即城傎化率達到80%,還需要一二十年的時間。因而,城鎮化是中國經濟中長期增長的穩定動力。城鎮化和巨國效應這兩大因素決定了中國經濟還會以一個相當高的速度增長。新經濟和舊經濟將會對之加以增減。

合乎邏輯的結論是,繼續推動新經濟,改革舊經濟,中國經濟將會有更好表現。然而,新經濟本來就生長於市場經濟環境,如果是政府來「推動」,也許會適得其反,帶來過度干預,反而不利於新經濟的發展。而舊經濟,既然制度是舊的,且多年也沒改好,期待中短期內的改革也許就不現實。目前的所謂「國企改革」的主要措施是「混合所有制」和「加強黨的領導」。這是兩個矛盾的作法。政黨是政治組織,企業是經濟組織,目標不同,由政黨直接指揮企業,只能削弱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的有效性和靈活性。這顯然會限制每一份股權的權利並降低企業的市場價值,在一個純粹的市場環境中,不會有民營企業願意購買這樣的股權。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