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的兩種經濟

盛洪:無論是政府還是百姓,都有責任推進新經濟,改革舊經濟。新制度最終會替代舊制度,但這一過程不一定快。

目前對中國經濟形勢有兩種判斷。一是樂觀的,一是悲觀的。它們都沒錯,只是不夠全面。也許樂觀主義者只是看到了值得樂觀的部分,悲觀主義者只是看到了值得悲觀的部分。這兩部分就是中國的兩種經濟。我稱之為「舊經濟」和「新經濟」。一般而言,所謂新舊經濟,是指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而在這裡,除了產業,還有制度因素。所謂舊經濟,就是處於傳統產業中的仍然實行舊制度的經濟。所謂舊制度,就是含有計劃經濟殘餘的制度,既包括社會的資源配置制度,也包括企業內的資源配置制度。在這裡,主要是指以國有企業為主、靠行政干預配置資源的經濟。

國有企業大多創建於改革開放之前,也自然從事當時的主要產業,也就是傳統產業。雖然經歷了20世紀80年代以後的改革,但國有企業的主要制度基礎沒有改變,即產權安排基本沒變,公司治理結構也就缺乏效率。因而總體來講,雖然有所改進,但與民營企業的產權安排和治理結構相比,仍然有較大差距,缺少競爭力。然而它們仍有政治資源上的優勢,1990年-2000年左右逐步獲得了免交利潤、工資獎金不封頂、行業壟斷權的優勢,並且繼續享有免費的國有土地和低息的銀行貸款,所以是藉助於非市場的手段繼續生存和發展。因此我們說國有企業群體是延續舊制度、處於舊產業中的舊經濟。

所謂新經濟,首先是在新興產業。這裡主要指以移動互聯網為主,兼有共享經濟、雲計算、人工智能和新能源等的經濟。由於民營企業對新的盈利機會更為敏感,它們的企業制度也更為有效,決策機制和實施能力更為靈活和快捷,所以新經濟主要是由民營企業的突進形成的。如上世紀90年代就有民營企業進入到電子商務,經歷一些失敗後,有新浪、搜狐和網易的崛起,2003年後又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和京東等公司的異軍突出。尤其在創業階段,它們只是依賴於市場規則,憑藉自己的努力和奮鬥獲得成功。所以,既是在新興產業,又有着新的制度,所以稱之為新經濟。

現在,這兩種經濟都足夠巨大,其表現好壞足以影響中國經濟至少1%的GDP增速。例如,根據李楊的《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15》(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5),國有企業的總資產約為117兆元(2013年),佔全國總資產691兆元的17%。而民營部門,包括新經濟,自2000年以來創造了城鎮所有新增就業崗位(17259萬人),還抵補了國有企業減少的就業崗位;同時在每年新增GDP中的份額越來越大,僅在工業領域,2015年為93.1%,2016年為90.4%;如果考慮到服務業,這個比重更大。甚至可以說,我們近年來的經濟增長主要依託於民營部門和新經濟。新舊兩種經濟的性質和增長動力就對中國經濟發展舉足輕重。

據我們對國有企業的持續研究,由於沒有突破舊制度,國有企業總體上效率低下,只是依賴於免費或低價獲得的公共資源,在帳面上顯得有利潤。如果剔除應付未付的成本以及政府補貼,國有工業企業2013年總體上的凈資產收益率為負的3.8%。按當年國有企業(金融類和非金融類)凈資產52兆元估計,舊經濟至少拖累當年中國經濟3.3%的增速。更加上近年來傳統產業已經投資飽和甚至過度,導致了產能過剩,市場價格下滑,對原材料需求減少,進而又影響資源類傳統產業的發展。在一些產業中,不僅存在着壟斷和優惠掩蓋的虧損,也顯現出了負增長。如果有人處在這一領域,就會作出悲觀的判斷。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