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減稅:短期無憂,必有遠慮

張鈺函:美國本次稅改可能在法案生效後1-2年內產生刺激經濟增長效果,但中長期來看對美國經濟繁榮有反作用。

近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稅改法案。目前,在一些細節方面,譬如企業稅率最終減至20%抑或22%,再如是否移除企業可選擇性最小稅等問題上,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共和黨政治精英們還在商議,等待最終的敲定。

美國的本次稅改有可能在法案生效後的1-2年內產生刺激經濟增長的效果,但是中長期來看對美國經濟繁榮有反作用。

特朗普政府認為,減稅對美國的企業和大多數美國納稅人有利,宏觀上利好美國經濟,會加速其增長。從過去50年的歷史來看,減稅並不一定對美國經濟持續有利。相反地,增加稅收也未必導致經濟下行。

20世紀60年代肯尼迪總統和約翰遜總統實行大幅度減稅。美國GDP確實在65-66年出現約6.4-6.5%的年增長率,但是隨後增長出現下滑,在下行通道震蕩。80年代,里根總統先後兩次減稅。第一次稅改確實大幅度提振了宏觀經濟,82-84年GDP年增長率由-1.91% 升至7.26%。但是在隨後稅改和剩餘的任期內,經濟增長明顯放緩,並延續至老布什任期。90年代,克林頓總統增加稅率,93-99年GDP年增長率由2.7%升至4.7%。2001、2003年小布什總統減稅,GDP年增長率由2003年的2.8%上揚至2004年的3.8%,但隨後不斷下行至2008年的金融危機。奧巴馬總統增加了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GDP年增長率由2013的1.67%小幅度升至2015年的2.6%。以史為鑒,除了在經濟衰退期減稅,里根總統在第一任期實現了經濟爆髮式增長,其他減稅一般只可以刺激美國GDP年增長率連續上漲1-2年。

美國的稅改減稅從中長期來看是阻礙經濟增長的。

首先,減稅會刺激美國消費者需求的增長,會導致市場資源從製造非貿易資本品轉向非貿易消費品,從而驅動美國利率增加,限制美國的投資。新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從60多年前開始就質疑稅改,他們的理論判斷至今仍有道理。

其次,減稅會吸引大量海外資本流入美國。前殼牌石油公司的高管約翰•霍夫梅斯特本周提到海外會有數兆美元流向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也在近期按照美國稅務基金會的預測估算了未來10年內將有6.4兆美元資本流入美國。大量資本流入會使美國資本存量增加,美元進入升值通道。美元匯率走高會驅使美國企業尋求海外服務與商品供應商,增大美國貿易逆差。對於特朗普政府意在保護的製造業來講,企業的競爭力會被削弱。數以百萬計的美國製造業工人的就業機會堪憂。保羅•克魯格曼認為,6.4兆資本一旦流入很可能減少美國製造業250萬人次的就業崗位。

最後,在政府開銷保持不變時,減稅很可能繼續增加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美國國會稅務聯合委員會認為,本次稅改會降低稅收收入約1.4兆美元。特朗普政府宣稱減稅帶來的經濟繁榮可以抵消政府稅收的降低。如果要抵消這部分財政收入的不足,美國年GDP增長率應該平均約4.37%。自從20世紀60年代以來,美國年均GDP增速約3.1%。過去10年平均增速不到1.5%。即使剔除2008-2009金融危機的數據,2007年以來平均增速也僅為2%。特朗普政府目標落空的可能性極大。

當赤字增大時,國民儲蓄很可能下降,而且利率很可能同時提高,從而會成為拖拽經濟增長的後腿。當然,特朗普政府可以大幅削減政府開支。最近眾議院發言人保羅•瑞恩公開提到明年開始進行改革,減少在醫療和社會保障方面的開支。這樣的社會福利改革會遭到美國民眾、特別是退休、殘疾百姓的抗議。在2017年上半年,美國維護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國家委員會的調研顯示,美國民眾強烈支持傳統的社會福利。所以從政治博弈角度考慮,2018年會有參、眾兩院的選舉。因此相應開支減少多少以及在何時舉行,目前不能確定。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