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一個西方視角的中國當代藝術展

劉裘蒂: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舉辦的《1989年後的藝術與中國》,是美國迄今最大規模的中國當代藝術展。

當代中國創造了驚人的財富,但是我們這一代留給後人的,有什麼值得驕傲的藝術?這是我經常思索的問題。

不久前在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開幕的《1989年後的藝術與中國:世界劇場》,不但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中國當代藝術展覽,也再度聚焦中國崛起與全球化對中國藝術創作的影響。但是在開展前,古根海姆宣布撤掉三件與動物有關的作品,卻引起了對藝術表達與言論自由的論戰。

這次展覽大約涵蓋了1989年到2008年之間的作品,這段時期代表了中國進入世界舞台的話題性時代,從冷戰後時期,到全球化的蔓延,再到中國進入世貿組織,與以北京奧運所代表的中國崛起。這段時期既是中國和中國藝術的轉型期,也是世界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的階段,而中國藝術家如何以先鋒藝術的嘗試與實踐,探討他們周遭的環境和劇變的社會呢?

面對着裂變的環境,有些中國當代藝術家對傳統、文化和社會變革進行反思、懷疑與探索:全球化、市場化、城市化、拆遷和環境污染……當然,還有對藝術體制和藝術創作本質的探討。

這次展覽的主策展人亞歷山大•門羅在與媒體見面會中強調:71位參展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中,30%曾經在海外居住和創作。展覽中150多件錄像、攝影、繪畫、裝置、大地藝術、表演和各種創新性媒介的作品,至少有50%曾經在中國境外的國際性展覽中展出。因此我們看到的中國當代藝術,不是遙遠帶有異國情調的「另類藝術」,而是「世界當代藝術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紐約時報》認為「世界劇場」這個標題,奇妙地捕捉了這次展覽的主題:中國「自成宇宙,永遠進化和改變為新的次序」。所以,中國當代藝術真的「全球化」了嗎?

誰的「政治正確」?

走入古根海姆展場的時候,不免覺得好像踏了個空,因為這次展覽的標題「世界劇場」來自旅法藝術家黃永砅創作於1993年的一件同名裝置作品。由於受到保護動物人士的激烈抗議,古根海姆決定撤出,而這個決定也受到了藝術界人士的抨擊。

原來的作品表達的「環形監獄」意象,引用了十八世紀英國哲學家傑里米•邊沁所提出的監獄或精神病院建築監控模型。監視官駐紮在中央塔樓觀察着環繞他四周的囚犯行為,每個動作一覽無遺。1960年代法國思想家米歇爾•福柯把這個「環形監獄」,比喻為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所有霸權主義制度控制的權力機制和系統結構。

在權威的「監視」下,一個類似籠子的巨大八邊形結構中,彙集了數以千計的壁虎、蝗蟲、蟋蟀、蜈蚣、蟑螂、活蠍子、甲蟲及各種其他昆蟲。作品原來的構想是在整個展覽期間,它們將互相吞噬,以真實的場面迫使觀眾直接面對弱肉強食的暴力現實,見證社會競爭中的衝突與殘酷。

這部作品首次在2007年溫哥華美術館展出時,曾受到當地保護動物社團的譴責而釋放昆蟲,並且曾經被禁止在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及第一屆鹿特丹歐洲藝術雙年展等重要展覽中展出。

然而這不是唯一引起爭議的作品,古根海姆另外撤掉了彭禹和孫原的《犬勿近》(2003)和徐冰的《文化動物》(1994)。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