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比特幣

比特幣狂熱的背後

約翰遜:比特幣是民粹主義時代一種基於信仰的金融資產。專業金融家與比特幣的核心虔誠信徒之間相互鄙視。

隨着比特幣價格突破1萬美元,這一加密貨幣的支持者們上上周開始在Twitter上炫耀自己的勝利。「你,一名華爾街交易員:數年寒窗苦讀金融理論,10年每周工作100小時,沒時間陪家人,對今年10%的回報感到超級興奮;」一位比特幣發燒友寫道,「我:一個比特幣玩家:讀點書,灌灌水,吃着牛排,就獲得了900%的回報。」

這一找罵的社交媒體評論完美地展現了專業金融家與比特幣的核心虔誠信徒之間的相互鄙視,前者很大程度上對比特幣的崛起感到困惑和恐懼,而後者將擁有加密貨幣視為一種金融領域破除偶像崇拜的顛覆性的行為。

那些試圖透過主流金融的濾鏡來解釋比特幣的流行和走勢的人士,正在犯一個簡單分析法錯誤:他們試圖將基於事實的分析應用於一種不受現實影響的資產。

比特幣是民粹主義時代一種基於信仰的金融資產。

人類歷史上經常出現各種投機狂熱。對泡沫的研究比任何持久的金融教訓都具有更大的價值,它可以讓我們知曉出現泡沫的那些社會的狀態。荷蘭的鬱金香泡沫發生在荷蘭的黃金時代,當時的荷蘭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和社會強國,人們很容易相信一種投資能夠一直上漲。

比特幣的價格並非由任何類似傳統金融邏輯的東西所驅動,而是在一定程度上由導致過去兩年發生的政治衝擊的種種力量所驅動。像民粹主義政治一樣,對加密貨幣和「不可靠網絡」的信心伴隨着對傳統權威形式的信心崩潰和對專家的蔑視。眾多網民支撐起互聯網的權威,這種權威支撐起對比特幣故事毫不動搖的信心。

那些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冒險拿自己的財富投資比特幣(在他們看來顯然是一個泡沫)的金融專業人士,就像曾認為英國不可能投票退出歐盟的政治分析人士一樣。

全球金融危機嚴重破壞了銀行體系的信用。在投資領域,對於專家級專業投資者和顧問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信心已經崩潰。被動投資的興起是在對多年來的高額傭金以及共同基金業績不佳的批評中出現的,數百萬人依靠這些基金提供退休金。

當美國最大銀行的負責人傑米•戴蒙(Jamie Dimon)等金融專家警告比特幣危險時,比特幣的真正信徒抱以鄙視,就像人們在英國退歐公投前鄙視進行預測的專家一樣。

像Twitter上激烈的政治口角一樣,對比特幣的任何批評都被比特幣忠實信徒視為內在動機存不純,而任何其他的觀點都被用作證據,進一步支撐了現存的信心。

持懷疑態度的金融專業人士似乎同樣低估了一種可以被視為「千年主義」的信仰,這種信仰讓他們適應了一種傳統的投資心理:對賠錢的恐懼。

最堅定的比特幣支持者(自稱「HODL-ers」,即那些無論價格漲跌都堅定持有的人士)把他們挺過了之前的幣值崩盤看作一種驕傲。這些虔誠的信徒將比特幣的價值和未來視為一種信仰,一種信徒和懷疑論者之間的摩尼教式鬥爭。

對這群最極端的支持者而言,擁有比特幣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即使它導致慘重損失。

在未來幾周,大量注意力將不可避免地投向比特幣價值的劇烈波動。

幾十年後——無論比特幣是否仍存在——比特幣作為衡量塑造我們時代的政治力量的投機指標的意義,或許將超過它作為一種金融資產的意義。

邁爾斯•約翰遜(Miles Johnson)是英國《金融時報》資本市場主編

譯者/申凱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