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藝述東西

藝術品電商,太超前嗎?

馬繼東:烏鎮互聯網大會,劉強是官方邀請的藝術領域唯一代表。他創建Artand,3年有6萬藝術家入駐。

最近兩天,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得如火如荼,全球IT大佬齊聚烏鎮,暢聊人工智能與創新創業。在今年的官方邀請名單中,劉強是藝術領域唯一的互聯網領軍企業代表,這位80後創建的Artand社區平台,短短三年時間,已有超過6萬名青年藝術家入駐,成長速度驚人。

美術科班出身的劉強,自2006年離開吉林藝術學院美術學院後,就再也沒有從事過藝術創作。他那一屆的畢業生共有285人,最終成為職業藝術家的僅剩兩三人。談及自己的大學同學,他頗為無奈:「有人在開出租車,有人在淘寶賣服裝,有人在體制內喝茶看報混日子,當然,像我這樣創業的也不在少數。」

劉強的經歷也是絕大多數中國藝術生的真實寫照,畢業前大都曾懷揣藝術家的夢想,但迫於現實生活壓力,最終堅持下去的寥寥無幾。而相較前輩,80後、90後一代中國青年藝術家的成長道路似乎更為艱辛:在2003年中國藝術品市場迎來第一輪上漲拐點後,國際熱錢陸續介入,以50後、60後為主體的「八五新潮」藝術家價格行情在2007年至2008年上半年達到巔峰,並拉動了整個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在那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到來之前,部分70後藝術家價格同樣數倍甚至十倍上揚,為日後積蓄了豐厚的創作資本。而當2009年第二輪上漲拐點到來時,大量湧入的民間資本更為青睞傳統書畫板塊,當代藝術市場份額不增反跌,至2012年虛高泡沫徹底破滅,隨同整個中國藝術品市場陷入調整期至今——處於成長關鍵期的80後、90後藝術家群體,註定要行走一條別樣的路。

2012年是中國移動互聯網元年,對中國青年藝術家和當代藝術市場而言,也是一個特殊的轉折年份,對劉強來說更是如此。

畢業那年原本獲得留校工作名額的劉強,因不堪每月600元的低薪,又不忍退休的父母開小賣店賺錢供養自己生活,毅然告別了他眼中教育體制落後的東北地區,只身前往北京打工。彼時,中國的互聯網剛剛由BBS時代進入到博客時代,即由用戶主導生成內容的Web2.0時代,劉強憑藉學生時期在互聯網積累的豐富經驗,被中國最大的藝術門戶網站之一雅昌藝術網招至麾下,主要負責網站社區運營。2009年,他陰差陽錯地加入當時已跌至谷底的新浪網,親歷了新浪微博的誕生與初創,見證了新浪重回巔峰,和中國媒體業態的巨大變革。作為微博核心團隊成員的劉強,自認為參與了推動社會發展進程的事業,他的這份自豪感一直持續到2012年,微信誕生那一年。

在雅昌網工作時,劉強結識了他的愛人、同為美術科班出身的孫瑩。考慮到孫瑩性格內斂,不善職場社交,劉強勸說她辭職在家畫畫。在劉強印象里,從他每天早晨八點出門,到半夜一兩點回家,孫瑩都一直在屋裡創作。原先她基本功就紮實,加上那段時間的努力,作品日趨成熟。2010年,通過時任香港精藝軒畫廊經理的黃晨,孫瑩在香港嘗試了首次小型個展,雖說銷售成績不佳,但也讓她堅定了成為職業藝術家的信念。同一年,在遭遇孫瑩作品投遞二十餘家畫廊無人問津的重大挫折後,劉強決定利用自己在互聯網產品研發運營和用戶服務的優勢,幫助孫瑩尋求突破。

劉強選擇了他和孫瑩都喜歡閑逛的小眾網站豆瓣。當時豆瓣正在推廣「小站」,劉強敏銳地捕捉到這個項目未來會朝着市集電商的方向發展,所以託人要了邀請碼,給孫瑩做了一個豆瓣小站,把她過去兩年的作品在上面悉數發表。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孫瑩作品的夢幻風格非常受豆瓣用戶喜歡,包括豆瓣創始人阿北也關注了她的帳號。短短几個月里,孫瑩便收穫了三四萬的關注度,相當於擁有了今天微博三四百萬粉絲的價值,每一件上傳作品都會立刻有上百條點贊與留言,豆瓣網友的激勵也成為她繼續創作下去的最大動力。這段意外的走紅經歷,被劉強形容為「一位被當代藝術主流市場所拋棄的不合格藝術家,被互聯網社區徹底拯救。」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