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對歐投資:威脅,還是機遇?

拉斯穆森:為鞏固歐洲作為自由開放貿易最後一個主要堡壘的地位,我們的座右銘應是:保證自由貿易,必須堅持公平原則。

在中共十九大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毫不含糊地摒棄了中國堅持了幾十年的韜光養晦策略。如今的目標是,到2050年,通過對工業化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巨額投資讓中國牢牢屹立於世界舞台中央。

表面上看,此舉對所有人都有好處,包括歐洲。但考慮到中國投資的規模和性質,看起來不錯的生意實際上可能會讓我們的公開市場體系崩潰。歐洲是這場大戲的中心舞台:既是全球貿易體系的維護者(鑒於美國當前在貿易方面的保護主義收縮),也日漸成為北京方面投資實力影響的目標。

起初,歐洲非常需要來自中國的投資。金融危機給歐洲留下了約3300億歐元的投資缺口。瞅準這一機遇的中國開始大舉投資歐洲各地,投資規模自2010年以來增長15倍。作為自由貿易的終生倡導者,我通常會因這些投資對歐洲經濟有利而表示歡迎。

然而,歐洲頑強地致力於自由貿易和開放市場有可能變成一個戰略漏洞。中國巨型國有企業與對歐洲技術和關鍵基礎設施領域大舉投資的致命結合帶來的風險不應被低估。

中國的大規模現金投資最初集中在歐元區南部邊緣經濟陷入困境的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上,金融危機在葡萄牙、希臘、意大利和西班牙為中國提供了機會。中國2015年全部投資的近半數都集中在南歐國家。

這些投資已經對歐盟的外交政策決策產生了影響。7月,接受中國巨額投資的歐盟成員國成功地弱化了一份聲明的措辭,此前,一項仲裁裁定中國政府在南中國海聲索的海洋權利和資源違背了國際法。此舉並非孤例,就在上述聲明發表的幾周前,希臘阻止了一份批評中國人權記錄的聲明。

僅這一點就應該引起歐盟其他國家的警惕。但情勢發展遠不止於此。近年來,北京方面的注意力還轉向了北歐,瞄準了那裡的科技行業。這進一步加劇了人們的擔憂:高科技投資正在被用於繞過早已從寬解釋的歐盟武器禁運。

歐洲正慢慢開始意識到這種風險。在柏林、巴黎和羅馬的聯合呼籲下,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提議建立一種審查機制,對敏感行業的投資敲響警鐘。然而,此舉並未認清眼前的巨大挑戰。

全歐範圍的早期預警機制無法彌補15個歐盟國家國內審查規定的缺失。這些措施可以自由裁量,遠沒有我們在七國集團(G7)其他任何國家看到的那樣嚴格。例如,在日本,對敏感行業的大額投資需要財務省的審批。英國提出了一項降低投資審查框架的審查門檻、擴大審查範圍的議案。美國國會僅在2017年一年就至少三次嘗試收緊本已嚴格的審查規定。

然而,即便是歐盟委員會提出的對投資決策沒有否決權的相對溫和的提議,也遭到了抨擊。由依賴北京方面慷慨解囊的歐盟成員國和信奉自由貿易的北歐國家組成的「邪惡聯盟」正在尋求阻止這樣的提議。他們的理由是,過於嚴格的審查將會悄悄引入保護主義。我的觀點恰恰相反:如果不能確保歐盟擁有強健的投資審查機制,我們就會向中國的保護主義敞開大門,尤其是在我們最敏感的一些行業。

加大對外國投資的審查力度不是為了扭曲市場,而是為了保護基於規則的開放貿易體系免遭濫用。這種方式不能一刀切。歐盟成員國將不願把對本國國內行業投資的關鍵決策權讓給歐盟。而歐盟條約也沒有為這樣做提供強有力的依據。

但是,制定一個過軟的歐盟投資審查框架將向中國發出信號,即對歐洲分而治之是可行的。最終,這將取決於歐洲如何應對註定將對本世紀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在開放貿易、基於規則的體系與中國的雄心之間的一場較量。為了鞏固歐洲作為自由開放貿易最後一個主要堡壘的地位,我們的座右銘必須是,為了保證自由貿易,必須堅持公平原則。

本文作者是Rasmussen Global董事長,2001年至2009年曾任丹麥首相

譯者/申凱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