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年度報告

中國收入不平等程度下降

中國貧富差距自2008年以來有所縮小,獲益於社保投入增加、農村收入迅速上升等因素,但仍然比西方國家嚴重。

習近平解決中國社會不平等問題的決心,是他在今年的中共19大會議上長達三個半小時的講話中備受宣傳的內容。

然而,沒有得到很好報導的是,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08年以來已經下降。此外,這一下降是一個更廣泛的、雖然遠非普遍的趨勢的一部分——在以拉美為首的各個新興市場,收入不平等程度在下降。拉美曾經是地球上不平等現象最為嚴重的地區。

自本世紀初以來,以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衡量的收入不平等在世界銀行(World Bank)有着充足數據的16個拉美國家大幅下降(自2006年以來,世界銀行沒有委內瑞拉的任何數據)。

以0-100衡量,基尼係數為0代表完美平等,而100代表最大的不平等。如圖一顯示,拉美平均基尼係數從2002年55.2的峰值下降到2015年的47.1(該數據最新只統計到2015年),雖然它仍然遠高於西歐通常25-35的水平。

圖一

在中國,收入不平等似乎也在下降,儘管從世界銀行的數據庫還看不到這一點,因為它只有中國在2008年和2012年兩年的基尼係數數據。

然而,世界銀行的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和陳紹華的研究顯示,隨着中國開始工業化,其基尼係數從1981年的31升至了2001年的44.7。

自2003年以來,中國國家統計局每年發布基尼係數。其數據顯示,中國不平等程度持續上升,直至2008年達到49.1的峰值,自那以後基尼係數進入下降趨勢,在2016年降至46.5,如圖二所示。

圖二

荷蘭資產管理公司NN投資夥伴(NN Investment Partners)的新興市場高級策略師馬爾滕-揚•巴庫姆(Maarten-Jan Bakkum)在中共19大一結束就參加了一個級別僅在部長級以下的技術官員和經濟學家出席的會議,他表示,有人認為,中國不平等程度下降的部分原因是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

巴庫姆指出,反腐運動「改變了高收入者的心態」。他說:「數位人士談到了這一點。他們一直致力於清理系統,因此我認為這起到了作用。」

此外,巴庫姆指出,對教育和醫療的大規模投資以及針對較貧窮地區和農村地區的「巨額補貼項目」是近年來平等改善的原因。

其他人則認為反腐的作用並沒有那麼重要,銘基亞洲(Matthews Asia)投資策略師羅福萬(Andy Rothman)指出,中國在基尼係數開始下降數年後才發起了反腐運動。銘基亞洲是一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的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着320億美元資產。

世界銀行發展研究集團的高級顧問弗朗西斯科•費雷拉(Francisco Ferreira)表示,中國的一部分情況是,「在傳統的沿海製造帶地區,薪資水平大幅上漲,以至於製造業活動開始轉移到內陸較貧困地區」,這提高了收入較低地區的薪資水平。

羅福萬同意這種說法,他說,「近幾年來,經濟較貧困地區的收入增速超過了較富裕地區,(也就是說)其他地區正在迎頭趕上」。

政府政策也發揮了作用。羅福萬表示:「這十年來,中國各地的最低工資水平每年都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同時有大量資金投入到社會保障體系上。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的第一個五年任期里,教育、醫療和環境方面的支出全都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長。」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