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聯儲

FT社評:美聯儲將失去一位出色的主席

耶倫將帶著良好的政績離任。如果今後美聯儲的管理被特朗普削弱,那麼回頭來看耶倫的任期將顯得更為出彩。

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的幾年裡,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未能看清風險在逐漸累積,這一點或許應該受到責備。但危機後十年來,美聯儲表現得或許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主要的政策制定機構都好。

美國及其他地區的穩定仍離不開美聯儲稱職、英明的運作。可惜,自2013年起出任美國央行行長的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將於明年2月任期屆滿後離任。

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耶倫大體上延續了其前任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理念和做派。耶倫領導下的美聯儲偏向於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持續以非常規手段刺激經濟。雖然美聯儲收緊了政策——也許有點過早了——但它已經表明要一改以往雷厲風行採取連串行動的作風,採取一種循序漸進的作法。

耶倫一再強調,美國經濟尚未恢復到危機前的常態——最近,在沒有太多通脹壓力的情況下美國經濟實現了強勁的增長——而貨幣政策必須順應這種形勢。

耶倫的管理風格也很切合當今充滿極大不確定性的世界。與伯南克的前任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相比,耶倫以一種更學院派的方式管理美聯儲。她願意接受不同意見,不會讓異議淪為不和與分歧。

耶倫的繼任者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也許會令人可喜地在某種程度上延續美聯儲貨幣政策理念——或許還有管理風格。但鮑威爾出任美聯儲主席只是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將對美聯儲理事會做出的一系列任命之一,這些任命中包括選定一位新的美聯儲副主席。

如果特朗普任命一位貨幣政策鷹派人物擔任美聯儲副主席,如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家約翰•泰勒(John Taylor),就有可能導致美聯儲出現嚴重的內部分歧及過快地撤銷刺激舉措。

美聯儲其他的主要職責之一是金融監管,這方面特朗普已經任命了一位負責銀行業監管的副主席,蘭德爾•誇爾斯(Randal Quarles),其自由化的傾向有別於耶倫那種更為謹慎的作法,不太受歡迎。

耶倫已表示其主席任期屆滿後會徹底離開美聯儲理事會,放棄將理事身份保留至2024年的權利。這不免令人遺憾,因為一個強有力的明確支持當前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方針的聲音將是極其寶貴的。

耶倫離任後,鮑威爾必須準備應對來自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內部的反彈,他還將面臨國會的不斷批評。

特朗普對自己使出渾身解數迫使華盛頓一切機構聽命於他沒表現出絲毫悔意,並很可能認為鮑威爾要對他感恩戴德。

一位思想偏執、剛愎自用的總統再配上一個軟弱的美聯儲也許是場災難,尼克森執政期間連年的通貨膨脹就說明了這一點,那時的美聯儲主席是亞瑟•伯恩斯(Arthur Burns)。

耶倫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沒有遭遇嚴重的危機;鮑威爾可能沒那麼幸運。

耶倫將帶著良好的政績離任。如果一個主席對美聯儲的管理被削弱,那麼他日回頭來看耶倫的任期將顯得更為出彩。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