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大視野

FT大視野:古根海姆遭調查

華爾街資產管理公司古根海姆的高管被指從事自我交易,將自身利益置於客戶之前,引起美國證交會的調查。

英國《金融時報》的一項調查發現,華爾街資產管理公司古根海姆合伙人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的高管們,同與該公司領導層關係密切的公司進行了一系列交易,引發了其內部合規、審計和投資團隊對於可能存在徇私和自我交易的擔憂。

在這些交易中,這家規模為2400億美元的華爾街資產管理公司至少將10億美元客戶資金投向與古根海姆高管和最大股東有著私人關係的公司,該公司自己的合規部門曾對其中一些交易缺乏盡職調查發出警告。

這些投資招致美國證交會(SEC)的調查,知情人表示,美國證交會在2016年2月接到舉報,稱古根海姆的企業文化鼓勵高管把自己置於客戶之前,並提示合規團隊對此視而不見否則將面臨報復。

接到舉報後,美國證交會對該公司是否違反將客戶利益放在首位的受託責任展開調查。據了解古根海姆的6人稱,古根海姆最近因此接到了來自美國證交會長達50頁的「缺陷函」(deficiency letter)。

舉報提及一系列被指可疑的交易,包括古根海姆與巴克萊(Barclays)前首席執行官、古根海姆首席投資官長期密友鮑勃•戴蒙德(Bob Diamond)一起對幾家非洲公司的投資。

古根海姆的客戶包括紐約警察養老基金和地區保險公司,以及賭場大亨弗蘭克•費爾蒂塔(Frank Fertitta)這樣的滿世界飛的億萬富翁。該公司已面臨數月的動蕩,原因是該公司最知名的兩位高管——首席投資官斯科特•米內德(Scott Minerd,見文首照片圖右)和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馬克•沃爾特(Mark Walter,見文首照片圖左)——之間日益升級的權力鬥爭。

儘管這場衝突讓還是洛杉磯道奇隊(Los Angeles Dodgers)聯合所有者的沃爾特與米內德就如何管理該公司以及誰制定戰略產生爭執,但古根海姆現在和曾經的員工都表示,兩位高管都是可疑交易的幕後支持者,員工被要求對他們下令做出的不尋常投資睜隻眼閉隻眼。古根海姆一直否認高管之間存在任何不和。

「在內部,那些為這些高管工作的人們告訴我們『嘿,這是馬克•沃爾特的交易』,或者『這是斯科特•米內德的交易』,這基本上意味著不要問太多,直接通過這筆交易,」曾負責處理衝突的一位前高級員工表示,「我們不得不按照老闆的話去做……而其他標準交易不是如此。」

有關自我交易的規定的引入是為了確保基金高管不從事那些違背投資者利益的交易。然而,只要這些集團之間的交易符合「公平獨立原則」(arm』s length),有關交易條款的全部訊息都披露給了參與交易的各方,那麼與前商業合作夥伴或親密朋友一起投資就不一定存在什麼不當之處。古根海姆的一位發言人否認該公司及其高管有任何不當行為。

對古根海姆多名前任和現任員工的採訪以及對公司文件和內部電郵的評估顯示,至少在3次交易中,員工就旨在防範自我交易的內部合規程序是否被遵照執行提出了質疑。在這些前任和現任員工中,有8人認為,該公司的投資文化鼓勵對潛在違規行為視而不見。

這些交易包括向沃爾特的一位朋友貸款1億美元,古根海姆的員工稱,這筆貸款是在沒有獲得有關借款人訊息或資金用途等重要文件的情況下批准的。這些交易還包括一次引人注目的破產申請,導致古根海姆旗艦基金的投資者損失數百萬美元,而古根海姆高管的密友管理的投資工具毫髮未損。

這些問題曝出的兩年前,古根海姆曾向美國證交會支付2000萬美元的和解金。當時有人指控該公司違反受託責任,未能披露時任首席執行官托德•伯利(Todd Boehly)曾經從不光彩的垃圾債券之王邁克爾•米爾肯(Michael Milken)那裡獲得5000萬美元貸款,後者隨後被允許投資於古根海姆領銜的一次收購,投資條款與其他投資者不同。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證券法教授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表示,合規部門通常會對這種衝突進行極其嚴格的管理,任何一家華爾街公司出現一系列違規行為都表明領導層的失敗。「重要的是參與者,」考克斯表示,「過去的行為方式很重要,非常重要。」

古根海姆執行董事長艾倫•施瓦茨

古根海姆執行董事長艾倫•施瓦茨(Alan Schwartz,見右圖)承認,一些員工對該公司的部分高層感到不滿。但施瓦茨堅決否認徇私和自我交易的指控。

施瓦茨在英國《金融時報》駐紐約辦公室接受近4個小時的採訪時表示:「我絕不會說我們永遠不會在某個過程中犯錯,或者我們所有的過程都100%正確。但如果我聽到有人說我們故意不按正確的方式做事情或試圖規避我們設置的程序,我會非常苦惱。」

施瓦茨補充稱:「如果有任何跡象表明我們試圖規避規則或公司有人被允許這麼做卻沒有承擔嚴重後果的,我可以看著你的眼睛說事情不是這樣的。」2009年,在貝爾斯登(Bear Stearns)被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收購後,施瓦茨從貝爾斯登加盟古根海姆。

據直接了解調查內容的幾位人士稱,美國證交會調查的重點是古根海姆是否不正當地將客戶資金投資於戴蒙德創建的公司,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戴蒙德與米內德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共事開始,兩人就相識了。

這些人表示,調查的對象是2015年的一筆交易,米內德負責的古根海姆兩隻共同基金購買了戴蒙德旗下的Atlas Mara公司的一隻債券,調查的內容還包括這筆交易是否違反了美國證交會的「第17(d)條」,該條款禁止資產管理公司投資於其關聯公司也是股東的公司。

根據古根海姆內部電郵以及現任員工的說法,當時,古根海姆內部的合規部門以潛在利益衝突為由對這筆交易提出警告。

在英國《金融時報》看到的一封2015年9月30日的電郵中,古根海姆基金(Guggenheim Funds)一位合規高管致信投資組合管理同事稱,對Atlas Mara的投資是不被允許的,因為古根海姆的最大股東、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的綜合企業Sammons同時是Atlas Mara的股東,後者投資於非洲的銀行。

在英國《金融時報》看到的一封電郵中,古根海姆基金合規主管喬安娜•卡塔盧奇(Joanna Catalucci)表示:「鑒於……Sammons與古根海姆合伙人投資管理公司的關聯關係以及Sammons在Atlas Mara的股權,根據《1940投資公司法》第17(d)條,這筆交易是不被允許的。」

不到一個小時後,卡塔盧奇收回了她的決定,並在第二封電郵中表示,在「進一步對事實進行評估」後,這筆交易是被允許的。合規團隊中熟悉這筆交易的兩人表示,這種轉變屈從於高級管理層的壓力。

接近古根海姆高層的人士堅稱,這一決定是在進行了更多法律諮詢後逆轉的。卡塔盧奇沒有在領英(LinkedIn)上回復置評請求。古根海姆的一位發言人拒絕就美國證交會的調查置評,只是表示古根海姆「全力配合」美國證交會合規人員的定期檢查。

這位發言人表示:「古根海姆制定了政策和程序,以防範古根海姆員工在投資中把他們自己或他們朋友的利益置於古根海姆基金投資者之前。」

戴蒙德沒有被調查,也沒有被指控存在任何不當行為。現在還不能確定美國證交會的調查是否會導致罰金或制裁。戴蒙德和Atlas Mara的發言人拒絕置評。

就在非洲這筆投資後不久,古根海姆的合規團隊對另一筆引發利益衝突擔憂的交易進行了審查:向一家由阿根廷商人、沃爾特的朋友迭戈•鮑爾(Diego Ball)間接控股的公司貸款1億美元。據直接了解古根海姆業務的8名前任和現任員工稱,這筆貸款申請附帶的訊息沒有古根海姆一般要求借款者提供的那樣詳盡。

自2007年金融危機以來,古根海姆向那些從非銀行實體尋求流動性的富有個人提供了數量越來越多的貸款,在金融危機時期的監管規定出台後,這些非銀行實體有著比傳統銀行更多的貸款自由。但據3名現任和前任員工表示,與古根海姆高管沒有密切聯繫的客戶沒有獲得與鮑爾一樣的待遇。

古根海姆的合規團隊關注過2015年12月這筆向Kirkdale發放的貸款缺乏相關文件,根據沃爾特一位朋友提供的公司結構概要,Kirkdale是鮑爾通過在開曼群島註冊的投資工具ABH間接控股的公司。

鮑爾與沃爾特的關係是多維且複雜的。儘管英國《金融時報》看到的一份在貸款審查過程中提交的文件稱,Kirkdale由ABH所有,但幾名了解情況的人士表示,這份文件是由沃爾特與人共有的公司Franklin Monroe(公司註冊地址與古根海姆芝加哥公司相同)的一名員工簽署的。

另外,據古根海姆的一位發言人稱,鮑爾是古根海姆前高管胡安•鮑爾(Juan Ball)的兄弟,後者現在與人共同擁有投資公司ABS Capital,ABS Capital與沃爾特共同投資過他親自參與的其他交易,包括斥資8500萬美元收購之前由好萊塢大亨大衛•格芬(David Geffen)所有的位於馬裡布的豪宅。

一份評估這筆交易潛在衝突的內部文件警告稱,文件缺失產生了風險,鮑爾可能會利用這1億美元進行不正當的「投資或者以某種方式有利於」某個與古根海姆相關的人——或者該文件所稱的「古根海姆關聯方」。

據古根海姆兩名現任員工和一名前任員工稱,儘管存在這些擔憂,但在一位與沃爾特合作的律師簡單保證鮑爾是一位可靠的對手方後,鮑爾的貸款獲批。

「如果你的老闆,首席執行官(他碰巧也是一位億萬富翁),告訴你做一些事情,你只管去做。否則你就會被炒魷魚,」一位評估過這筆貸款的前員工表示,「那是個錯誤,但當時我只是不想丟掉工作。」

熟悉沃爾特的人否認這些指控。但由一位前員工掌握的錄音記錄了一名古根海姆高管反對僅僅根據沃爾特身邊一名顧問的「保證」向Kirkdale發放貸款。「這個人是誰?」高級管理合伙人羅伯特•洛法索(Robert Lofaso)問,他評估了這筆向鮑爾的ABH公司發放的貸款。記者沒有聯繫到洛法索發表評論。

古根海姆表示不就現在或潛在的客戶置評。然而,該公司合規主管羅布•吉(Rob Jee)表示:「我們考察了2015年的所有1億美元的貸款,沒有一筆是不正當處理的,全都進行了『了解你的客戶』盡職調查。」記者沒有聯繫到鮑爾置評。

2017年初,曾經名噪一時的時裝零售商、由突尼斯時裝設計師麥克斯•阿茲里亞(Max Azria)創建的BCBG Max Azria申請破產,古根海姆實際上賠掉了這些年對BCBG投資的數億美元,投資形式是古根海姆主要投資基金髮放的貸款以及自己資產負債表上的股權投資。

一位接近BCBG最高管理層的人士告訴英國《金融時報》,「古根海姆絕對遭到了(破產的)屠殺」。但結果更有利於兩位與古根海姆最高管理層關係密切的投資者,他們曾在2015年和2016年BCBG努力渡過零售低迷期時,在對這家零售商的救助融資中提供過比其他投資者少得多的投資。

據一位了解BCBG破產情況的古根海姆現任投資專業人士表示:「處於BCBG資本結構不同層級的馬克•沃爾特相關實體與關聯保險公司之間的關係,造成了潛在混亂且衝突的結果。」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看到的一份2017年6月的內部備忘錄,2016年,古根海姆的年度收入減少5%,至7.65億美元,股東總回報下滑4%。古根海姆一位現任高級投資專業人士認為,至少從某種程度來說,下降的原因是該公司在BCBG的虧損。

在2017年BCBG申請破產之際,古根海姆持有BCBG 4.60億美元的債券。2015年,Sammons保險子公司Midland Life向BCBG提供了一筆3500萬美元被視為「超級優先」的貸款,其受償優先順序高於古根海姆的初級貸款和股票。在BCBG申請破產後,這筆貸款計入重組後的這家零售商,使得即使古根海姆的債券和股權被清零,這筆貸款也沒有任何即時損失。

類似的,2016年,BCBG從投資公司Allerton Funding那裡獲得5400萬美元。Allerton是胡安•鮑爾旗下的ABS Capital的子公司,與沃爾特合作收購那棟加州豪宅的也是ABS Capital。ABS Capital將獲得破產後的BCBG的特許分享協議,使其可能收回所有5400萬美元投資。

古根海姆的一位高管否認,是徇私導致不同的結果。他表示,投資者參加這兩次救助融資的條件是破產時將優先受償。他補充稱,古根海姆向客戶提供了投資兩輪救助的機會,但他們拒絕了。另外,在2015年的重組中,為救助BCBG,古根海姆本身在資本結構的底部投資了1億美元。

然而,整個資本結構的這些密切關係引起了破產專家的警覺。

「在過去10到15年,不同債權人等級之間的這些利益衝突變得越來越令人擔憂,」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School)破產學教授戴維•斯基爾(David Skeel)表示,「問題是破產法假設,所有人都根據他們所在債權人等級的利益投票。但當你的投資者處於不同等級時,你就不能再做這樣的假設了。它可以把這個過程變成一面哈哈鏡。」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