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學

鄒至莊:我如何成為經濟學家?

鄒至莊:1951年,芝加哥大學是唯一開辦「計量經濟學」的大學。弗里德曼說,好的經濟模型是一個簡單的模型。

2017年11月18日,筆者幸獲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頒發的中國經濟學獎。獲獎時發表了談話,部分記錄於下,與讀者分享。

我對經濟學的興趣,可以追溯到在美國康奈爾大學求學的時光。在那裡我發現了一本雜誌,叫《計量經濟學》。雖然當時我並不能完全理解雜誌論文的內容,但我開始認識了數學可以用來研究經濟問題,這一發現令我非常興奮。從此,我便決定學習用數學的方法研究經濟學。在1951年,芝加哥大學(見文首照片)是當時唯一開辦「計量經濟學」這一門課程的大學,因此我決定前往芝加哥大學學習計量經濟學。

當時考爾斯委員會(Cowles Commission)設立在芝加哥大學。該委員會有幾位著名的數理經濟學家。包括J. Koopmans與J. Marschak等,但是對我影響最大的教授是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弗里德曼告訴我們,一個好的經濟模型是一個簡單的模型。我在芝加哥學到應用經濟學,也就是先設立一個假設,再用統計數據來實證這假設的含義是否正確。

當寫博士論文時,我需要找一個適當的題目。選題是非常難的,經過約半年的努力我才找到一個適當的題目,也就是「美國汽車的需求」。當時討論食品和其它非耐用品需求的研究已有不少的論文,但是對耐用品需求的研究非常缺乏,所以我就把研究重點放在耐用品需求上。完成博士論文後,我獲得了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助理教授的職務。當了助理教授以後,我需要繼續做經濟研究的工作。

我做了有關計量經濟學方法的研究,包括(1)「鄒氏檢驗」,用以檢驗回歸方程結構的變化,(2)時間序列分析和(3)對經濟系統最優控制。關於最優控制我倡議使用拉格朗乘數方法來取得最優控制的結果,而非一般通用的動態規劃方法。

經濟學領域有一個有趣的問題,那就是經濟的假說是否能夠應用於不同的國家。實際上許多經濟的假說可以應用於不同的國家。比如弗里德曼的研究發現:增加貨幣供應對國家總產值和物價的影響。根據弗里德曼所說,增加貨幣供應對一個國家生產總值的影響是暫時和有限的(不然政府可以用增加貨幣來促進經濟發展),但是對物價的影響是延遲並持久的。這個解說可以適用於很多的國家。

其它著名的經濟假說也可以應用於所有的國家。一下有兩個例子:(1)用持久收入解釋總消費量的函數;(2)基於加速原則的投資函數。關於加速原則,請注意,投資是由收入的變化而不是由收入的數量決定的。資本的存量是由收入決定。投資是資本存量的變化。因此,投資是由收入的變化決定。如果我們用速度代表收入,收入的變化便是加速。上述投資的原理便稱為加速原理。我用了很多不同行業和不同國家的數據來研究上述關於決定投資的理論,發現這理論是正確的。

研究經濟學的收益包括兩點,(1)了解經濟現象和 (2)幫助制定良好的經濟政策,為國家與世界造福。我希望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頒發的年度大獎將會鼓勵更多中國的年輕人從事經濟學的研究,並讓經濟學的研究為中國經濟發展做出貢獻。我感謝基金會決定頒發這個獎項,我相信這個獎項將能推進中國的經濟研究,並以此促進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本文編輯徐瑾jin.xu@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