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

如何糾正經濟數據與現實的偏差?

科伊爾:GDP當然有改進餘地,但長期而言我們主張摒棄GDP作為衡量進步的指標。再過10至20年,GDP將走下神壇。

如何衡量經濟活動以及統計數據與實際經濟情況之間的關係最近成為了經濟學最活躍的領域之一,這有點出人意料,統計學通常不會激起人們的興奮之情。

這種關注反映出對當前統計手段的兩種質疑的共同點,尤其是針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質疑。一種涉及「生產效率謎題」,以及對數字經濟的不當衡量在多大程度上有助於解釋生產率增長緩慢。另一種是長期以來對GDP作為進步衡量指標的合理性的批評,理由是GDP未能考慮環境可持續性或者其他促進社會福祉的因素。

這兩種懷疑都着眼於市場經濟活動總量(marketed economic activity)和總經濟福祉(total economic welfare)之間的區別。關於GDP,傳統的說法是GDP只是為了衡量前者,而非後者。GDP並不把環境因素或者收入分配納入考慮。但只要兩者差距大致保持穩定,GDP增長率足以作為衡量經濟福祉改善程度的良好指標。

市場經濟活動總量和總經濟福祉之間的差距或許正因為技術變革而擴大,但統計從未考慮藥物或者互聯網等創新給人類帶來的福祉。

然而,這個為GDP辯護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腳。GDP實際上涵蓋了許多非市場的活動,卻把其他一些生產活動排除在外。企業和政府都算作「經濟」,但志願勞動和家務勞動卻不算在內。

數十年來,戰後的種種社會變化——走出家門工作的女性的比例上升,人們購買更多的預製食品、專業的兒童保育服務、家用電器等產品和服務——使官方的生產率數據被高估。

更微妙的是,通過把名義GDP轉換為「實際」GDP,統計模糊了市場經濟活動和無法定價的經濟福祉增長之間的差異。

經濟學家和統計學家開始接受,我們的經濟統計框架需要改革。一些人主張設立更好的「衛星帳戶」,將一切有關環境或者家庭的有趣數據歸入這個帳戶。

但為什麼這些迫切的問題要居於附屬地位呢?

我們當然能夠改進GDP。經濟學獎Indigo Prize徵文比賽的獲獎者之一、由卡蘿爾•科拉多(Carol Corrado)喬納森•哈斯克爾(Jonathan Haskel)領導的小組,提出了更好地衡量服務和無形資產的方法,以及直接衡量數字產品創造的經濟福祉的方法。另外一篇獲獎文章——由我與本傑明•米特拉-卡恩(Benjamin Mitra-Kahn)合作撰寫——提出了類似的漸進變革作為一種臨時措施。

我們主張更好地衡量無形資產、根據收入分配進行調整,以及去除非生產性金融活動。針對長期的建議則更加激進:摒棄GDP作為衡量進步的指標,轉而衡量人們獲得和使用各類資產的機會,這些資產不僅包括金融財富,也包括自然資本、無形資產、基礎設施、人力和社會資本。

這受到了兩方面的啟發,一是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的觀點,他認為繁榮的意義在於人們擁有過上自己認為有意義的生活所需要的能力;第二是我們有必要摒棄只通過短期活動情況來衡量經濟進步的做法。沒有一個「資產負債表」,就談不上什麼可持續性。

或許上述漸進改革和激進改革都不是正確的策略。改革需要時間,因為需要就如何改革達成共識;統計標準就像是技術標準。但我現在確信,再過10至20年,GDP將走下神壇。

本文作者是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經濟學教授

譯者/徐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