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數字經濟

李開復:中國搞21世紀數字經濟的條件比美國有利

中國人已開始在智慧城市開展大數據收集工作;公民的隱私當然會受到損害,但算法也將因此變得更加豐富。

幾天前,我跟中國的風險投資家李開復(Kai-Fu Lee)共進晚餐。他跟我講起了一本有趣的反烏托邦科幻小說《北京摺疊》(Folding Beijing),不久前這本書被譯成英文,很快獲得了雨果獎(Hugo Award)最佳短中篇小說獎。這本書講的是一個過於擁擠、嚴格按照階層劃分的首都。在北京,第一等居民享受正常的24小時時間,第二等和第三等的居民不得不分用另外24小時的時間,其中悲慘的5000萬底層人口過着一種邋遢、惡劣的生活,並且擁有的時間更短。

我為何要講這件事?因為我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這個時代的主要經濟矢量,包括技術驅動的就業破壞、工資停滯和政治兩極分化,未來幾年裡將在美中兩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李開復幫助谷歌(Google)啟動了中國業務,他還投資了中國一些頂級的創業型企業。他提出了一個強有力的觀點,即中國搞21世紀數字經濟的條件比美國有利,因為中國政府善於——借用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話來說——「快速行動,破除陳規」。

中國人已開始在智慧城市開展大數據收集工作;公民的隱私當然會受到損害,但算法也將因此變得更加豐富。幹細胞倫理?什麼幹細胞倫理?巨大的消費市場,以及持續的增長潛力,將使中國有可能發展出一套頗具經濟效益且獨立於西方的數字生態系統,目前小米(Xiaomi)和華為(Huawei)等一些本土品牌已把數字供應鏈與消費者連接起來。

「未來有一個問題是,還有什麼理由購買西方品牌?」李開復說。這跟英國《金融時報》旗下《投資參考》(FT Confidential)近期的一份報告提到的問題類似。「我認為,你將看到中國不但在國內、而且在東盟(ASEAN)和許多中東國家擁有數字生態系統。」

中國仍在艱難應對跟美國相同的顛覆性問題:收入不平等、技能短缺,以及必須實施教育改革以培養適應21世紀數字經濟的勞動隊伍。問題在於,指令和控制型的經濟是將讓中國變得過於脆弱、乃至無法駕馭這種變遷,還是剛好相反,將給予中國一種力量、讓它安然度過一段就業破壞的時期並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在《北京摺疊》中,政府為底層勞動者創造了虛假的工作崗位,以維持社會穩定。在現實生活中,中國和美國都將不得不思考如何創造更多的真實崗位。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