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退歐

英國面臨退歐談判殘酷現實

拉赫曼:英國正在滑向退歐災難:沒有可行的外交、經濟或政治戰略來確保成功退歐。最後可能英國和歐盟雙輸。

英國正在滑向退歐災難——沒有可行的外交、經濟或政治戰略來確保成功退歐。

核心問題在於,英國政府現在被困在不願妥協的歐盟和不現實的保守黨之間。歐盟不會提出英國退歐派仍在夢想的那種方案。但特里薩•梅(Theresa May)的保守黨同僚仍然沒有準備好接受這個不愉快的現實。

在這種一籌莫展的局面中,英國政府在政治和技術上無法實現談判退歐的可能性似乎越來越高。其結果是,最有可能的結局是,歐盟將在最後時刻(可能是2019年1月)向英國提出一份「要麼接受、要麼離開」的協議。

那樣的協議將涉及英國在一系列問題上(從金錢到移民和市場)作出全盤讓步。不接受該協議的替代選擇是,英國將在2019年3月滑下「無協議」退歐的懸崖邊緣,承受貿易、旅行和安全方面的混亂後果。面對那種迫在眉睫的前景,英國很可能(但不能肯定)會接受歐盟的協議。

對英國來說,令人不快的現實是,談判架構和雙方的相對實力都確保了,玩一場懸崖遊戲是符合歐盟利益的。有些歐盟國家(特別是愛爾蘭)會因英國「無協議」退歐而遭受嚴重損失。但總的來說,歐盟似乎已經決定,它能夠承受英國無協議退歐帶來的直接代價。

在最近的一次閉門會議上,英國一位資深政客提出,在英國「無協議」退歐的情況下,歐盟將面對100億歐元的預算漏洞,然而聽眾中的歐洲人似乎不以為意。正如其中一人在會後對我所說的:「我們有27個成員國。我想我們能對付。」

歐洲人也知道,越往後,英國承受的壓力就會越大。各方普遍預計,如果下月舉行的歐盟峰會沒有在英國退歐問題上取得明顯突破,大型銀行和企業將開始宣布把工作崗位遷出英國。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梅政府的談判地位將會越來越弱。

歐盟方面還能夠可信地提出,英國政局如此混亂,以至於與梅政府達成協議最終可能毫無意義。表面上,英國政府在大部分關鍵問題上都有明確立場。梅政府已經提出支付200億歐元作為「離婚協議」的一部分。梅政府還已表示,英國計劃最終退出歐盟內部市場和關稅同盟,但是應該有一項為期兩年左右的過渡安排,其間會達成一份新的自由貿易協定。

但是,隨著事態發展,這些立場仍然可能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如果梅被迫大幅增加英國對歐盟作出的財務貢獻,她可能面臨黨內反彈——並可能失去她在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的多數席位,甚至可能下台。另一方面,如果她在「離婚」款項的金額上死不讓步,任由談判破裂,那麼她可能面臨不滿的留歐派同樣危險的造反。

除了金錢以外,關於英國是否真的會退出歐盟內部市場,仍然存在懸而未決的爭議。因為儘管那是英國目前的官方立場,但同樣顯而易見的是,政府內部一些高層人物(包括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非常願意轉變政策。

留歐派和退歐派之間的衝突懸而未決意味著,英國的談判立場不能被視為最終立場。即使梅得以撐下去,並設法談判達成協議,她也可能無法說服議會通過該協議。但是,如果梅下台了,那麼她精心策劃的妥協方案將會隨之泡湯。

接下來的事情將取決於她是被留歐派還是退歐派取代。再或者,英國可能舉行一場大選,導致保守黨下台,被工黨取而代之。但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在退歐問題上仍然諱莫如深,不肯表明真實態度。無論如何,科爾賓的立場都會受到他接手的經濟和政治環境、以及他是否不得不與蘇格蘭民族黨(SNP)和英國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聯合執政的影響。

在看到所有這些不確定因素後,歐盟很可能會得出結論:現在做出重大舉措毫無意義。一些歐洲人甚至可能希望,這一切混亂的最終結局是英國重新考慮退出歐盟的決定。有一種不大的可能性是,歐盟在最後時刻提出的協議,將不是為了設計英國退歐協議,而是旨在說服英國重新考慮整個退歐念頭。

但這種懸崖遊戲也不可避免地給歐盟帶來風險。把英國推下懸崖(無論是無意還是有意)的經濟後果或許是歐盟可以承受的。迫使英國接受羞辱性的解決方案,在經濟上甚至可能具有優勢。但是,英國不愉快退歐帶來的長期政治和戰略後果將會更難估量。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